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第一回)陆展元偷香揉巨乳,李莫愁十载恨情郎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
乱。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
岸。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歌声发自一艘小船之中,船
里一个少女和歌嘻笑,荡舟采莲。

    此时正是南宋理宗年间,地处嘉兴南湖。节近中秋,荷叶渐残,莲肉饱实。

    这一阵歌声传入湖边一个道姑耳中。

    她在一排柳树下悄立已久,晚风拂动她水蓝色道袍的下摆,拂动她颈中所插
拂尘的万缕柔丝,心头思潮起伏,当真亦是「芳心只共丝争乱」。

    「展元……这么久不见了,你过的还好吗?哼……你若是不好,或者已经死
了,那我来这里,还有什么意思?」道姑一双秀目凝视着开满莲花的湖面,陷入
悠长的沉思。

    「哎呦……哥哥莫要碰我那里,给外人看了去惹人笑。啊——」

    舟中忽然传来那采莲少女的娇吟,道姑运起听风辨位之术,仔细一听,便对
舟中的情况大体了然:必是她那情哥哥忍不住欲火,从身后抚摸那少女的翘臀,
少女毕竟面皮薄,光天化日之下怎敢与情郎亲热,却又舍不得骂他,没想到那情
郎胆子忒大,在舟内褪下少女裤子,用双大手箍紧圆臀,便要行那羞人之事。

    「哼!没羞没臊。」那道姑红着脸轻啐一口,情不自禁地低垂了头,注视着
自己水蓝色道袍下高高耸起地胸脯:遥想十余年前,自己与那人也是这般柔情蜜
意,胸前这对恼人的玩意儿,正是那时候被那冤家揉大的……谁曾料想……哎!

    在那道姑身侧十余丈处,一个青袍长须的老者如鬼魅般直立不动,道姑武功
很高,却未察觉分毫。老者一动不动,只用一双眼神调笑般地视奸着道姑那对被
道袍紧紧包裹的巨乳,道袍虽然宽大,却还是被巨乳绷得紧紧实实,引人遐想连
连。

    然而老者却似乎并非淫贼之流,他只是饶有兴趣地偷望着道姑,像是打量一
件精美的艺术品。

    那道姑一声长叹,提起左手,瞧着染满了鲜血的手掌,喃喃自语:「小妮子
只是瞎唱,浑不解词中相思之苦、惆怅之意。」

    —————————————————————————————————
——————

    嘉兴南湖陆家庄门外,一个体型婀娜颀长,容貌秀美的中年女子抬头望着紧
闭的大门,满面都是惊恐之意。

    这大门之上一片血腥,不用仔细分辨,就能看出那是九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

    「展元!展元!快开门,出来看哪!」她忍不住地惊呼。「沅君,怎么了?」

    一个中年男子应声推门而出,他大约三十多岁年纪,儒雅的外表掩藏着一双
忧郁的眸子,可以料想此人曾有一个萦绕内心的死结。他凝视着大门,拢在袖下
的双手无法抑制地颤抖着,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加诸于其身,半晌,男子哆嗦
着喃喃:是她……是她……绝对是她,沅君,她来报仇了。

    这男子便是庄子的主人路展元,旁边的妇人乃是其妻子何沅君。陆家乃是嘉
兴南湖一代有名的武林大豪,虽然路展元不喜声张,但百里之内还是大名鼎鼎,
无人不敬。

    此刻,这位享有盛誉的庄主面无人色,望着墙上的九个血手印呆呆出神。

    庄内脚步细碎,一双柔软的小手蒙住了他双眼,陆展元一愣,听得女儿的声
音说道:「爹爹,你猜我是谁?」这是他女儿陆无双自小跟父亲玩惯了的玩意,
每每戏耍起来总是热的全家上下欢笑一片。此刻,陆无双欢脱地故技重施,本想
逗爹爹高兴,谁料她的小脑袋刚探出大门,就被陆展元用大手蒙住眼睛。

    「双儿快回去,别在这儿胡闹!」陆展元不由分说,拉着陆无双便往庄内走,
父女俩踉踉跄跄,不一会儿便到了庄内的迎客大堂。

    「伯父,你和双儿怎么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却是那个正端坐在椅子
上吃桃儿的女童,她唤作程英,乃是陆展元的侄女,恰巧来庄上寻无双玩耍。

    「英儿双儿,你们站好!」陆展元严肃地看着两个女童,一改平日里慈爱的
模样。程英十分乖巧,看出伯父神色不对,也不问原因,便拉着无双乖乖站好。

    「展元……她……是……真的是李莫愁?」身后尾随而来的何沅君喃喃叹道。

    「没错,便是那江湖人见人怕的女魔头,你我的老相识」赤炼仙子「李莫愁。」

    陆展元像是在回答夫人,又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段永远不愿意勾起的记忆在
他脑海里绽开……

    原来,这赤炼仙子李莫愁,乃是陆展元十年前的初恋情人。

    昔日,两个年轻人江湖偶遇,彼此一见倾心,陷入热恋。彼时李莫愁还是娇
俏可人的少女,别看陆展元现在一身正气,年轻时却是风流倜傥。李莫愁乃是江
湖上隐秘的门派「古墓派」传人,性子冰霜冷傲,与陆展元虽是热恋,却总是不
苟言笑。陆展元血气方刚,每每想与她亲热,却总被这冰山美人踢翻在地。摔了
个灰头土脸。

    日久,再好脾气的男人也会生气,一日被李莫愁吊打后,陆展元忿怒道:莫
愁!你与我已是恋人,却为何总是拒绝与我亲热?我看你不过是拿我寻开心罢了!

    李莫愁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地说道:师傅早就说过,男女相恋虽然乃是
人之天性,但却不可效仿禽兽,做那亲热之事,我古墓派一向冰清玉洁,绝不可
……

    陆展元还没听完,就气不打一处来:莫愁!我看你那师傅太过迂腐了!男女
相爱,岂能没有情欲,有了情欲,怎能不亲热?

    李莫愁茫然道:什么……什么是情欲?

    情欲就是……陆展元又是生气,又是好笑,他起了风流之性,笑道:情欲就
是这样!挥手一招「黑虎偷心」便朝李莫愁标致起伏地酥胸袭来,李莫愁冷冰冰
地撩起长腿,只听啪地一声,又把陆展元踢了个狗啃屎。陆展元气愤不过,索性
趴在地上撒赖不起来。

    良久,李莫愁心软了,轻声唤道「陆郎,你快起来,是莫愁不对。」

    陆展元赌气道:不起来!不起来!

    李莫愁脸一红,低声道:陆郎,别闹了,只要你起来,让莫愁做什么都可以
……

    你当真?

    当真!

    陆展元回嗔作喜,刺溜一声爬了起来:莫愁妹子,我要你与我亲热!

    李莫愁道:只有这个不可以,师傅她老人家说过……

    陆展元一撇嘴:又来!莫愁,我都给你说了,凡是人必有情欲,不信……你
就让我试试看!

    李莫愁睁大眼睛:怎么个试法?

    陆展元见这少不更事的少女上了套,不禁嘿嘿一笑……

    当夜,陆展元带着李莫愁寻了一处客栈,趁着夜深人静,褪下了李莫愁的水
蓝色的上衣……

    「展元!不许碰我!」李莫愁冷冰冰地打掉对方地手,用一双小手捂着自己
发育完好地胸脯……

    「莫愁,我要证明给你看,凡是人,当然也包括你,都是有情欲的!」陆展
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问你,你的胸平日里有多大?

    李莫愁有点错楞,她不知道怎么比喻,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大概……大
概就和咱们江南的货郎早上卖的白馒头一样……

    「也就是这么大咯!」陆展元伸出双手,将五指曲起,彼此衔接成一个馒头
大小的圆圈。

    「嗯……差不多……」李莫愁捂着胸脯低声说。

    「莫愁你信不信,情欲能让她们变成这么大!」陆展元说着将左右五指全力
张开,虚拟比划出出一个西瓜般大小的圆球。

    李莫愁睁大眼睛,她情不自禁地低头瞄了一眼被玉手遮住地双乳,又抬头看
着陆展元比划出的小西瓜——这两者几乎相差四五倍,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
劳什子的「情欲」,能让自己的乳房变大到如此程度。

    「我不信!」李莫愁摇头道。

    「不信你就听我的!」陆展元嘿嘿一笑,兴奋地凑近身来:莫愁,我什么都
不需要做,只需用手揉揉你的胸脯,不出两个月,她们就会变成那么大!

    「不可能!」

    「如果我做不到,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一生一世,绝不违拗!」

    「你当真?」李莫愁道。

    「我发誓!」

    「那……好,我和你赌!」少不更事的美人一边说着,一边垂下了洁白的双
臂……

    借着皎洁的月光,陆展元紧紧盯着李莫愁,他可不想错过伊人胸前那稚嫩的
粉红两点现粉墨登场的画面,当李莫愁垂下双臂后,陆展元惊呆了:那双白皙挺
翘的少女乳房,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内陷乳头!只见李莫愁圆鼓鼓的乳房上闪亮着
粉嫩的乳晕,乳晕中心开了一个凹陷的小口,仿佛在勾引着男人上前搓玩一般,
诱人极了。

    「……你在看什么?」李莫愁依旧冷冰冰的,可她那修长白皙的脖子却变得
绯红起来。

    「咕咚……」陆展元吞了一口口水:莫愁!将双手举过头顶!

    李莫愁茫然地将双手举起,她娇嫩地乳房也因此鼓鼓地挺了起来,陆展元颤
抖地伸出双手,只见美人白皙的腋下洁净无毛,失去束缚的凹陷乳球欢脱地左右
晃动。

    「莫愁!你的奶子到底藏了什么!我怎么看不到乳头,一定有古怪!看我把
她吸出来!」说罢,陆展元立即冲上前,托起李莫愁的乳球,对准凹陷的乳头,
张开大口吸吮起来,另一只手同时不停地揉弄起李莫愁另一颗乳球。

    从未被接触过的敏感乳头突然被这般玩弄,强大的快感从乳尖传来,李莫愁
虽然外表如常,实际耳根通红,几乎忍不住呻吟出声,她高举的双手化掌为拳紧
握起来,强忍那莫名其妙地的快感。

    「莫愁,你承认自己也有情欲了吧?」陆展元忽然仰起头,波地一声松开嘴。

    谁料竟看到李莫愁仍然一副冷脸,摆出拒绝承认的样子。

    「嘿嘿,莫愁你嘴真硬,不肯老实承认地话,我就继续吸咯……」说完,陆
展元张开大嘴,继续埋头苦干,享受另一边的乳球来,这位风流公子地吸吮方法
极为强力,他先是不断刺激着李莫愁的左乳,等她好不容易撑过来,结果又吸吮
起右乳,一边吸,陆展元还用手在李莫愁的另一侧乳晕上画着圈圈,撩拨着少女
敏感的神经。

    几度交替,李莫愁终于撑不住冷冰冰的脸了,她先是低低呻吟了一声,好似
生怕情郎察觉到,随着陆展元加速对自己那双羞人乳球的揉玩,李莫愁感觉一股
热流从乳尖笔直向下,传到小腹,沾湿了那圣洁的蜜壶小口……

    「嗯……嗯……嗯……轻一点,不要……吸莫愁那里……好热……啊……呃!」

    原来,是陆展元突然双手伸指,猛烈搓玩起她的乳晕两侧,「呜呜呜呜呜…

    …」李莫愁下意识地用小手封住樱唇,还是止不住那一连串娇呼,只听「波,
波」

    两声,一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粉红乳头,终于被陆展元一口气迫了出来,骄
傲地挺向天空!

    「怎么样,莫愁,快点承认了吧。」

    「嗯……嗯……嗯……承认什么……快给我停手……」李莫愁茫然地摇头呻
吟。

    难得第一次听到这冰山少女这般羞叫,陆展元当然不会罢手,在她说话间,
陆展元用双手握住李莫愁的一对乳球,把两粒挺起的乳尖拉到一起,大嘴对着两
边乳头又亲又吸,害得李莫愁连话也说不清了。陆展元一边用大嘴猛吸李莫愁的
双奶,让她陷入迷乱,一边偷偷用手指挑开李莫愁长裙的绳扣,悄然插入了她的
裙中,这只手如灵蛇般一下子捕捉到李莫愁交缠玉腿中的蜜壶关口,隔着亵裤撩
了一下,她的身体立即反射性地扭动起来。

    「不要!」李莫愁顾不得双奶被戏,使劲夹紧双腿。

    「莫愁,还不承认吗?你那里都这般湿了……」陆展元轻轻附耳道。

    「呜……呜……才没有……我……哎……怎么……不要……」冰山少女无助
地扭动着娇躯,似乎想否认,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莫愁你那里都流了这么多水……还不承认有情欲吗?」

    「嗯……不是……你别打岔,我们赌的是两……两个月内……」

    「你不说,我倒忘了,的确,我与莫愁赌的是两个月内,我能否让这对」小
馒头「变成」大西瓜「!

    自此,陆展元便与李莫愁开始了为其两个月的赌赛。

    夜晚,陆展元温柔地在客栈里揉玩着李莫愁的娇躯。

    白天,李莫愁被陆展元带到绿草如茵的郊外,光天化日之下被强行剥下劲装,
躺在一块大石头上吸奶。

    雨天,李莫愁被强迫在外衣下穿上仅能遮住乳尖的绳兜,弯腰抱住湿漉漉的
树干,被陆展元一双大手从身后抱住双球,任意亵玩。

    月末,一座破庙里,陆展元假借向李莫愁学武,让李莫愁脱光衣衫,仅剩下
月白小亵裤和自己打。来去仅十余招,李莫愁就被挑逗地双乳凸起,乳尖胀大。

    陆展元乘胜追击,使出一记「左右开弓」,以粗糙手掌左右拍击李莫愁娇嫩
的乳肉,相对于之前温柔的搓玩,这种带着力度的拍击一下子让李莫愁白皙的乳
球泛出粉红色的光泽来,高傲的李莫愁强忍住触电般的快感,抬起玉腿想要踢翻
陆展元,没想到由于一对鼓胀的乳球上下沉甸甸甩动,顿了身形,被陆展元架住
玉腿,顺势掀翻在地,那冤家竟然趁着自己不备,从身后解开小亵裤的绳结,让
自己湿漉漉的臀瓣暴露在日光下……

    清晨,自己刚刚蹲下小解,还未穿上亵裤,就被陆展元趁着客栈还没人睡醒,
闯进茅厕,从背后一边一条,抬起自己赤条条的双腿,像抱小孩撒尿一样,让自
己露着粉嫩的蜜壶,在大堂内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被按躺在饭桌上,用他那根
阳物使劲戳弄着自己已经被亵玩到第二次发育,泛着奶光的乳头……

    纯情少女李莫愁怎么也不到,不到两个月,自己从原来那个只有小馒头大小
乳房的少女,被陆展元「训练」成了一个挺着一对西瓜大奶球的熟女,更加惊人
的是,她原本的那对凹陷乳头也被刺激地日日夜夜激凸起来,就算穿着肚兜,也
能从劲装外面看出明显的凸起。

    李莫愁也清楚地觉察到,越来越多地路人对自己原本如仙子般仰望的目光,
变得炽热饥渴,似乎要剥光自己的外衫,掀开自己的肚兜,直接吸吮自己那对藏
在肚兜里的雪白大奶一样。

    两月期满,看着自己胸前那对高高耸起的大奶子,李莫愁只能抿着樱唇,羞
红了脸不说话……

    但是有一点,李莫愁一直坚守着古墓派的清规,任凭陆展元的阳物粗硬到何
种程度,都不允许他插入自己双腿间最神圣的小蜜壶。

    这也成了这对热恋情侣反目成仇的根源。

    一个命运弄人的下午,当李莫愁又一次拒绝了血气方刚的情郎交合的要求后,
无处发泄的陆展元忽然狂怒,两人大吵了一架。陆展元摔了茶壶,衣衫不整,硬
着肉棒就冲出了客栈,一股脑地胡冲乱走,最后到了郊外一处人迹罕至的清泉。

    在那里,他惊讶在淙淙泉水中,看到了一个脱光了衣服沐浴的少女,她的背
影是那样娇俏,她的大腿是那样修长,她一转身,就露出了光洁小腹下那丛浓密
茂盛的黑森林……

    陆展元傻愣愣地立在当地,与少女惊慌的目光相交,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个少女,就是他现在的妻子,何沅君。

    从十年后来看,毫无疑问的是,何沅君赢了,李莫愁输了。

    古墓派的大弟子的确很美,乳球也被陆展元开发的丰腴诱人,但她不愿意奉
献出女人最神圣也是最诱人的小蜜壶,就注定了在这场爱情争夺战中,她将一败
涂地。

    江湖子弟,恩怨情仇,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最终变成了刻骨的怨恨,成
了李莫愁永远无法散去的心结。

    她发誓要杀了他和她,但十年前被恰好路过的一灯大师阻拦,李莫愁被逼立
下誓言,十年之内不能骚扰陆展元夫妇。

    嘉兴南湖的莲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到了眼下,正好是满满第十个年头。


    (第二回)李莫愁羞叫杀情敌,陆展元遗恨乱坟岗

    陆展元在十年后再度看到昔日情人留下的血手印,心中的惊骇无以言表。他
早就听说赤炼仙子李莫愁重出江湖,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人。没想到今天,她真
的找上门来。

    「夫君……夫君?」何沅君看丈夫发呆,轻轻唤了他两声。

    陆展元猛然从回忆中醒悟过来,他又想起了印在大门上那九个血手印,颤抖
着对何沅君说道:夫人,咱们府上一共有几人?

    「丫鬟巧儿,仆人小张,厨子李妈和她丈夫,打扫院子的王大爷,你,我,
双儿,英儿……」何沅君仔细数了一下,抬起头,露出惊恐的瞳子:九……九个
陆展元一声长叹,瘫软在太师椅上,喃喃道:……完了……完了,九口人,九个
血手印,李莫愁这是要杀咱全家啊……

    何沅君原本怕的发抖,但见丈夫如此颓丧,反而开始振作起来,她仔细一想,
道:夫君,我看当务之急,是遣散五个仆人,李莫愁和他们没仇没怨,总不会要
他们的命吧?

    陆展元一惊,道:夫人说的是!小张!小张!快些召集大伙来大堂,老爷找
你们有要事!

    陆展元鼓起内劲,其喊声镇彻整个庄子,按说仆人小张就算是睡觉也会惊醒,
谁料他连续喊了三遍,却无人应答。

    「小张……」陆展元还待喊叫,忽然听到后宅传来丫鬟巧儿的惊叫:啊!!!!!!

    死人啦!死人啦!

    陆展元心中一沉,催动身法如风朝后宅赶去。刚一踏入后花园的大门,就看
见丫鬟巧儿疯了般地披散着头发,眼睛中全是惊恐地盯着假山下。

    「死人了……死人了……」

    陆展元踏前两步,顺着巧儿的目光看去,只见假山前赫然躺着四具尸体!

    小张,李妈和她丈夫,王大爷……午饭时还好端端的四个下人,眼下横七竖
八地躺在地上,胸膛被内劲撕烂,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死人了……死人了……」巧儿好像吓呆了。

    「夫君……」何沅君将将赶到,看到这骇人的一幕,情不自禁地靠在了陆展
元身上。

    「阿沅……我们是活不过今日了」陆展元喃喃道。

    「夫君,那块想想办法啊!双儿和英儿他们还那么小,就算我们死,她们也
不能……」何沅君哭泣出声。

    「对,双儿和英儿!」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和侄女,陆展元仿佛一下子又来
了胆气,他站在院子中心,以内力大呼道:李莫愁!李莫愁!我知道你在附近!

    你听着,你我的恩怨,都由我个人而起,怨不得旁人!你不要再杀害无辜之
人!

    陆展元一连喊了三遍,却没有得到回声。

    「夫君……她……她不原谅你,她不会放过我们一家的!」何沅君看着四个
尸首,哭泣道:双儿和英儿还那么小……我们真的……真的……

    陆展元看着爱妻焦急的样子,心如刀割。他思索了一会儿,忽然猛地一拍大
腿,道「对呀!我怎么没想起来呢!夫人你跟我来!」说罢拉着何沅君绕过后花
园,来到自己的卧室。

    陆展元对着卧室的墙,轻敲三下,重拍三下,又轻敲了三下。

    何沅君讶然道:夫君,你做什么?

    话音未落,只听哗啦一声,墙体竟然凭空下陷了一块!

    何沅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宅子里还有如此秘密,她睁大眼睛,看着丈夫
从塌陷的墙体内取出一个檀木盒子,他打开盒子,何沅君凑过去一看,只见里面
竟然躺着一片女人用的胸兜!

    说是胸兜,其实倒不如说是夫妻之间情趣用的小绳和小布。只见这胸兜乃是
用水蓝色的细绳串连而成,遮盖奶子的地方竟然是用小孩拳头大的薄纱制作的,
即小巧又透明,何沅君稍一估算,只能勉强遮住自己的奶头和乳晕,如果乳房更
大一些,那几乎连奶头都要露出来,而且这胸兜又是薄纱制成的,穿上去给男人
看了,跟真空没什么两样。

    「夫君……你……你……你怎会有如此……」何沅君似乎联想到什么,又是
惊讶,又是嗔怒。

    「哎呀!夫人呀,生死关头就不要计较这些了,实话给你说了吧,这胸兜就
是那……李莫愁的,当年她将此物赠与我,我一直收藏至今,眼下情况危急,我
想将此物给双儿携带,那女魔头要下杀手时看到此物,或许会想到昔日情谊……

    软了杀心也说不定……」

    何沅君看着丈夫急眼似地陈述,又是好笑,又是嫉妒,又是害怕,又是伤感,
心中如打翻地醋瓶一样,五味杂陈。

    原来……展元心中,一直有她,一直有她……

    「夫人,快走吧!」陆展元拉着何沅君就往大堂走去。

    到了大堂,只见巧儿在那,已将死人的事情与两个女孩儿说了。程英还算冷
静,陆无双一看父母来了,小嘴一撇,哇地一声就扑在了何沅君怀里。

    「娘!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双儿不哭……何沅君轻声安慰着孩子,陆展元连忙走了过来,将那情趣胸兜
往双儿怀里塞,何沅君道:双儿,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人要杀你,你就拿出这个
给她看,一定要记住,乖!

    陆无双完全不懂母亲在说什么,只是哭个不停,程英较为懂事,上前道:伯
伯,伯母,是有仇人来了吗?

    陆展元听到程英的声音,猛然停手,又将情趣胸兜从双儿怀里掏了出来,递
给程英,道:英儿,你收着。何沅君见状忙攥住胸兜道:夫君!你连自己的孩儿
都不管了吗!陆展元正色道:夫人,英儿是大伯托付给咱们的孩子,大丈夫一诺
千金,危急关头怎能袒护自家孩儿?何沅君知道争辩不过,却只是攥着胸兜不放,
哭泣不停。

    小程英瞧出名堂,道:伯伯伯母不要争执,英儿不要,给双儿妹妹吧。说罢
推开胸兜。陆展元还待争辩,却看见夫人哀怜恳求的目光,心中一软,叹息道:
罢了,不如这样!说罢运起内劲,将胸兜从中震坐左右两片。

    「双儿英儿,你们一人一片拿好,一定要记得我说过的话。」

    一家人交待完要事,晚饭也不吃了,随便收拾了点东西,就打开庄门,趁着
夜色逃了出去。

    夜深,人静,乱坟岗。

    陆家四人并丫鬟巧儿逃到这里,已经是气喘吁吁。

    歇一会儿吧,孩子们跑不动了。何沅君道。

    陆展元擦了把汗,看了看四下,点头道:好吧,你带着孩儿休息一下,我把
风。

    「巧儿,歇息一下再赶路!」陆展元对身侧的丫鬟道。

    谁知他一转头,竟发现巧儿失踪了!

    这!……刚才还在身边,怎么没影了!陆展元大吃一惊,不寒而栗,他刷的
抽出宝剑,大喝道:李莫愁!出来吧,给我来个痛快的!

    「哈哈哈哈哈哈……」乱坟岗上传来一声长笑,陆展元循声看去,只见岗上
突然飞下一物,陆展元下意识伸手去接,等那物到了手上,方才大吃一惊。

    原来这圆滚滚的东西正是巧儿血淋林的人头!

    啪!陆展元惊地将人头甩落在地,颤抖道:李……李……莫愁正是我!陆郎,
十年不见,你还可好?一道蓝影随声而至,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道姑俏生生地立在
四人面前。

    来人正是李莫愁!

    「莫……莫愁,十年未见,你还是这般漂亮啊……」陆展元回过神,喃喃道。

    李莫愁本来要取这四人性命,却见陆展元一双贼眼竟往自己道袍下的大胸上
乱瞟,她心中一热,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昔日被情郎尽情揉搓双丸,粗野地剥下小
亵裤,爽到泄身的岁月,李莫愁心头一颤,眉眼里浮现出一股水雾来。

    「陆郎……陆郎,十年了,你还好吗?你也还年轻着,风采不减当年啊!」

    「莫愁,我还好!你……」陆展元哽咽了,只见眼前的伊人虽然身段比当年
更加丰腴婀娜,秀色可餐,但眉眼里全是风尘倦怠,显然受了不少苦。

    「陆郎,十年不见,我按约定来找你了!」李莫愁低低一叹,上前握住了陆
展元的手。

    「快放了我夫君!」何沅君厉喝拔出配剑,朝李莫愁攻来。

    「哈哈哈哈哈!我几乎忘了,还有你这个贱人!」李莫愁从往日的柔情里回
过神来,看也不看,一拂尘就把何沅君打翻在地,陆展元出剑相救,佩剑只一回
合就被打飞。李莫愁用拂尘按住何沅君顶心,转头看向陆展元,道:陆郎,你准
备让她怎么死?

    莫愁!不干我夫人的事,你杀了我吧!陆展元双膝跪地道。

    「哼,若不是这贱人没脸没皮,主动献身勾引,你怎会……哼,我这就杀了
她!」李莫愁想起昔日大仇,拿起拂尘就要拍下。

    妈妈!陆无双见母亲危险,竟然哭叫着扑了上来,拽住李莫愁的一只脚死命
厮打!

    「我又忘了你这孽种,去死吧!」李莫愁大怒,翻掌来杀陆无双。

    陆无双死命挣扎,刹那间,李莫愁忽然瞥见她怀中露出熟悉的一物,急忙停
手,扯开陆无双的外衣,取出那物来。仔细一看,李莫愁顿时愣住了。

    原来此物正是李莫愁当年不堪情郎的调逗,羞叫着用一对大乳球为陆展元乳
交后留下的欢好信物!

    「陆郎……」李莫愁心一软,啪地一声,把陆无双丢在了地上。

    陆展元夫妇见女儿死里逃生,都松了一口气,谁知李莫愁发呆片刻,翻脸不
认人,转身就捉住程英,冷笑道:我先杀了你这女娃!

    程英心中害怕,表面上却硬气地很,她仰起头,叫到:坏人!你杀吧!我不
怕你!

    李莫愁忽然瞥见程英怀中也有一物,心中大为纳闷,她连忙撕开程英外衣,
竟发现这物也是一模一样地胸兜!李莫愁先是一愣,随即将两片胸兜展开对比,
才发现这是同一个胸兜撕开而成的,她冰雪聪明,脑子一转弯就恍然大悟:原来
这是陆展元向自己求饶的计策!

    「哼,陆郎,你以为这样,我就放过你们么?」李莫愁冷哼。

    莫愁,你就放了两个孩子吧!说到底,一切和她们无关呐……

    「绝对不行!我发誓杀掉天下所有的负心人!受死吧!」

    「妖女休要猖狂,你武爷爷在此!」夜空下忽然传来一声狂喝,只见一个大
汉势若疯虎地朝李莫愁袭来。李莫愁挥动拂尘还击,短时间内两人居然旗鼓相当。

    「展元……快跑,别愣着啊!」一个中年妇人忽然出现。

    「三娘?」陆展元大惊,定睛一看,原来此妇却是自己昔日又一位情人,唤
作三娘。

    「夫君,这位是……」何沅君目瞪口呆。

    「哎呀,跟你解释不清了,快跑吧!」陆展元见无法解释,拉起夫人和两个
孩儿就要跑,谁料李莫愁在激斗之中瞧见此情,忽然射出一根银针,道:想跑!

    没门!

    何沅君应声倒下,陆展元连忙去扶,只见她嘴角渗出黑色血液,显然中了剧
毒。陆展元摇晃着她的身躯,何沅君呻吟道:夫君,我怕是不行了,李莫愁不会
放过咱俩,让那三娘带着孩子先逃……

    「三娘,我这两个孩儿就托付给你了!」陆展元大叫一声,拔剑反身朝李莫
愁攻去。三娘见昔日情郎上前送死,哪里还想着逃,拔剑就要相助。却被何沅君
扯住袖子,央求道:这位姐姐……你……你若是爱着他,就好好保全他两个孩儿,
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

    三娘一愣,似是权衡了一下,终于听了何沅君的话,抱起无双和程英就跑。

    那边,李莫愁已经打到了那搅局的疯汉子,而何沅君又已中毒人事不省,场
面变成了李莫愁变成了与陆展元单打的局面。

    李莫愁比陆展元武功高出百倍,要杀他可谓弹指之间,但李莫愁还想戏耍他
一会儿,打着打着,陆展元忽然使出一招黑虎偷心,李莫愁一愣,猛然想起这招,
正是昔日自己被剥下上衣,与情郎裸体比武时,陆展元以此招猛搓自己双乳,害
的自己娇喘连连,蜜壶流水。想到这里李莫愁顿时痴了。她回忆着昔日的画面,
软绵绵地顺着陆展元来袭的大手还击一掌,还未粘身就被陆展元如同昔日那样握
住一只乳球。

    陆展元也是一愣,他原本有机会以内力震断李莫愁筋脉,但瞧见李莫愁痴痴
呆呆的样子,他也猛然回想起昔日的场景,正所谓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陆
展元一刹那间也似如醉如痴,竟然没有痛下杀手,而是伸出右手,配合左手同时
握住了李莫愁的左右双丸。

    虽是隔着道袍,陆展元仍然感觉到李莫愁的一对大乳球今非昔比,至少又大
了两个型号,他心头一颤,不禁暗暗感叹因一时之念,错失了与如此佳人花好月
圆,白头偕老的机会。此刻,李莫愁也是小兔乱撞,她虽已是二十六七岁的道姑,
但娇躯较十年前只能说是更加火辣,此刻被陆展元握住双奶,李莫愁顿时失去了
所有力气。

    「莫愁……你的这对奶子,怎么比十年前又大了不少……」陆展元乍舌道。

    「嗯……还不是你这冤家害的……你抛弃了人家,却把人家那里揉大了,人
家以后每天晚上那里都肿胀地睡不着,所以只好自己揉……」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做了道姑,身段反倒越发火辣了。」陆展元一边说着
情话,一边隔着道袍揉玩起李莫愁的巨乳。

    仅仅是被隔衣揉搓,李莫愁就已爽的浑身无力,察觉到这一点,陆展元似惆
怅,似调戏道,「莫愁,你这对大肉球可当真变得更加敏感了,如果与人对敌,
岂不是成了你的一个弱点?」李莫愁呻吟道:「嗯……可是除了陆郎,谁又知道
……又知道人家那里一旦被揉就会浑身无力呢?陆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过
来听。」陆展元随即附耳到李莫愁唇边。

    李莫愁腻声道:「陆郎,自从那里人家被你揉大,这十年来是越来越敏感了,
嗯——人家发现自己武功存在一处致命命门,如果有人能剥开人家的道袍,用大
嘴吸出人家那对凹陷乳头,人家就会立即爽的喷奶泄身,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了。」

    别看陆展元表面调情,其实内心忧急万分,他妻子被李莫愁银针毒地人事不
知,此刻正要以美男计寻找破解李莫愁无上神功的办法,听李莫愁自曝命门,陆
展元暗喜,他一边用大手隔着道袍轻轻揉搓李莫愁的奶子,一边调情道:莫愁,
你可曾记得十年前咱们比武,我使得这一招?说罢一记「左右开弓」,如同十年
前一样开始来回用手掌拍击李莫愁的大奶子,李莫愁「啊」地一声惊呼,娇躯没
有退缩反而迎着陆展元的大手弓起,玉颊绯红,小嘴一张,竟然流出香香的唾液
来。

    「陆郎看招!」李莫愁一声娇喝,如同十年前般从道袍下飞起一脚,要将陆
展元踹翻在地,陆展元会意,也如法炮制,用手架住李莫愁的玉腿,正要将她掀
翻在地时,陆展元一眼瞥到了李莫愁道袍下的艳景,一时间看呆了。

    由于一条玉腿被高高架起,李莫愁修长宽大的道袍也随着重力垂落到腰部,
露出下半身来,陆展元只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原来下面竟然不着劲装,只有一
条薄薄的白色长袜包裹着玉腿,最要命的是这双玉腿的根部竟然没有亵裤,李莫
愁浑圆的翘臀就这样随着玉腿被架起而暴露在空中!由于一腿着地,一腿凌空的
缘故,陆展元随意一掰,李莫愁的玉腿就被大大岔开,再也守不住那圣洁的小蜜
壶了。

    「莫愁,没想到你已经这么浪了!」陆展元嘿嘿一笑,用力将李莫愁掀翻在
地,用大手架住李莫愁两条长腿,朝两侧伸开。不一刻李莫愁已经被摆布成大张
玉腿,翘起雪臀凌空待肏的姿势了,陆展元用腿固定住李莫愁的双腿,腾出手来
就往她敏感的小穴上这么一揉……

    陆展元满拟用这一揉将李莫愁揉个花枝乱颤,骚屄发痒,玉液横流。以便于
彻底制服这个女魔头索取解药谁料触手的部位竟然隔着一层布料似的。陆展元一
惊,仔细看去,才发现李莫愁的小蜜壶上贴着一层难以察觉的肉色椭圆形布料,
它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柔滑软腻,瞧着竟跟什么都没穿一样。

    「咯咯咯咯……」李莫愁娇笑道:陆郎怎得这般狂猛,若非人家穿着古墓派
的「玉壶贴」,可要被陆郎弄得高潮了呢。

    陆展元暗暗心惊,表面上装痴作傻,道:古墓派怎有这么多名堂!

    李莫愁咯咯笑个不停,道:陆郎,我问你,你是否是向将人家揉的高潮泄身,
然后再趁机剥掉人家的道袍,握住人家那对……大……大奶子,然后对着人家那
里狂吸猛吮,好让人家高潮喷奶,武功全失,最后逼人家交出解药,来救那个贱
人呢?

    李莫愁言笑款款,眉宇间尽是柔情蜜意,但陆展元越听越是心凉,原来这赤
炼仙子早已不似当初那个少女一般单纯,而是经验老辣,将自己的如意算盘全都
瞧在眼底,他瞬间就凉了心,就算眼看着眼前的如花美道姑,也一点欲望都没有
了。陆展元默默不语,李莫愁似乎窥探到他的心事一般,娇笑道:陆郎,人家现
在被你压在身下,下面的小嘴就在你的掌中,你只要使劲揭开人家那张「玉壶贴」,
猛力吸住人家的小豆豆,人家说不定就再也无法抵抗了呢。说罢挑逗似地主动撅
了撅翘臀,似乎要将小嫩屄主动送到陆展元手中一般。

    陆展元心知这女魔头无非是在戏耍自己而已,他松开双手,瘫坐在地上,长
叹道:莫愁,莫要再戏耍我了,今日我夫妻落在你的手里,唯有一死,你杀了我
吧!

    说罢闭上眼睛,引颈受戮。

    「哼,没用的废物!」李莫愁厉喝一声,纤腰一扭,当下干净利落地起身,
将白花花的大翘臀藏在了宽大的道袍下。她踏上两步,用拂尘托起陆展元的下巴,
恨声道:陆郎,你那贱货有什么好?莫愁哪里不如她了?脸比她好看,奶子比她
大,屁股比她圆,腿也比她长,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偏偏要和她生下那孽种!

    陆郎,我好恨,我好恨!

    说罢,这美艳的道姑立在乱坟岗上,咯咯狂笑,笑着笑着,竟然流出眼泪来。

    正是情到悲时,狂歌当哭,哭罢了,李莫愁一声长啸,胼指打出无数银针,
一瞬间就将昏迷的何沅君牢牢钉死在地上!

    啊!——陆展元一声悲号,三两步爬到何沅君尸身前,大哭道:沅君,是我
对你不起,是我害了你啊!

    李莫愁看着情敌身死,一腔怨念终于烟消云散,她瞧着悲哭的情郎,心头不
禁涌出一股柔情来,她走到陆展元身侧,柔声道:陆郎,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你可知道悖逆我的下场了罢?陆郎,今后如果你死心塌地对我好,我就
饶了你……

    谁料陆展元恨恨地扭过头,满面都是狰狞的神色!:「李莫愁!你这蛇蝎心
肠的毒妇!我陆展元生不能杀你报仇,死后必然诅咒你夜夜不能安眠,咒你活着
饱尝世间痛苦,死后永远不得超生!」陆展元见爱妻身死,一时间万念俱灰,趁
着李莫愁被骂傻了,拾起落在地上的佩剑,当场自刎身亡!

    陆郎!李莫愁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抱起陆展元,但见陆展元长剑贯穿肺腑,
眼见已是不活了,李莫愁疯狂地哭叫着,她抱起陆展元的面颊,将他的头埋进自
己伟岸的胸脯中,一边哭,她一边喃喃道:陆郎,你怎得这般傻,我只要你回心
转意,绝不是想杀你,你却为了这个贱人……

    「莫愁……莫愁」陆展元吊着最后一口气,在李莫愁怀中低声道。

    「陆郎!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李莫愁赶紧附耳去听。

    陆展元贴着李莫愁的耳朵,看着她脖颈后雪白的肌肤和如云的秀发,心中又
是惋惜,又是不舍,又是怨恨,又是苦涩,垂死间产生的幻觉,让他仿佛回到了
当年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陆展元咧嘴一笑,呼出最后一口气,对李莫愁道:莫
愁……我死后……不要伤心……找一个好男人,让他……让他代替我……天天揉
玩你的这对巨乳,越揉越大……越揉越敏感……哈哈……哈哈!

    说罢头颅一歪,一代风流情种,溘然长逝了!

    李莫愁愕然回味着陆展元最后的遗言,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乱坟岗上惊心动魄的血夜,终于到了尾声。

    蓝袍的道姑草草掩埋了情郎的尸身,久久伫立着,随着陆展元的死,她心中
的恨意仍然不能消解!她不明白,为什么陆展元宁可死,也不要对她回心转意?

    「不行,必须追杀那两个逃掉的小妮子,才能解除我胸中之恨!」李莫愁怨
念大增,振衣而起,开始了新一轮的猎杀。

    然而她也未曾察觉的是,百步之外的一个歪脖老槐树下,一个青袍老者一直
纹丝不动,饶有兴致地注视着所有发生地一切,待李莫愁走后,他松了口气,活
动了一下筋骨,自言自语地笑道:找一个好男人,让他……让他代替我……天天
揉玩你的这对巨乳,越揉越大……越揉越敏感……哈哈……哈哈!现在地男娃娃
和女娃娃,真是有趣,有趣!尤其是那女娃娃,莫非真如她所说,竟是个凹陷乳
头,一旦被吸出来就会高潮喷奶的妙人?有趣,有趣!说罢身形一闪,如一阵风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