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库噢噢啊啊啊!」

  亚兰轻轻倾低身子闪过食人魔挥过来的巨臂,然后出剑砍向食人魔,它如铁
那么硬的皮肤随即四分五裂。

  「咕噢……嗄!」

  食人魔像是害怕被阿兰弄得全身支离破碎的样子,奋力以巨臂挥出圆形想敲
扁他,却被维琪雅发出的炎弹炸开。

  食人魔全身被火烧着,狼狈地单脚踏前,结果被看准机会的娜嘉追击,她横
劈一剑让食人魔的上下身分家。

  阿兰清理好剑上的血,收剑回鞘。夏露便走过来伸手碰触他的手臂,念起简
短的治疗咒文,伤口在温暖的光芒中治好了。

  「嗯,威力真强劲啊。这把剑要怎样命名呢,就叫真二号剑SwordSl
ashing啦。」

  刚刚把食人魔一刀两断的娜嘉心情愉快地说。她是有一头如波浪的赤铜色长
曲发,高个子的美女。

  出身自南方的格兰迪艾拉王国,性格豪迈奔放,不拘小节。

  「……长剑1不就好了。」

  轻声吐槽的是魔术师维琪雅。是个长及肩的银蓝色直发的美少女,看似没表
情,沉默寡言但比谁都重感情,内心温柔。

  「我,我觉得那个名字很好呢。」

  僧侣夏露紧张地插入两人之间的位置。她是长着像祖母绿石的绿发,留妹妹
头(bobcut)发型的矮小女孩。

  看上去好像很年幼,白妖精的她却是最年长的一人。当队伍起争执时,她担
任微笑着缓和气氛的角色。

  「那么我的剑要叫做斩裂之剑。SwordSlicing吗?」

  队伍中惟一的男性而且身兼队长的剑士阿兰,拍着挂在腰侧的剑开口。金发
碧眼的他是个全能型战士,剑术高明之外还可以用魔术解除陷阱。勇猛之余不失
冷静的判断力,是个身手不凡的厉害冒险者。

  四人的队伍听到关於「邪恶的魔术师奥尔的迷宫」的情报,便过来挑战,现
在往地底走了四层。

  途中遇上哥布林和蛮人,然后是食人魔和骷髅兵,蜻蜓(Dragonfl
y)之后是巨型蛞蝓(Giantslug)……

  各种挡路怪物没完没了,不过都被他们打倒。偶尔会发现宝箱,获得不少强
力的魔术道具、武器和金币,让他们的战斗力提升,阿兰和妮嘉的剑便是例子。

  「不说这个。阿兰……看那边……」

  维琪雅拉了拉阿兰的衣袖,指着弯角的深处。阿兰集中精神观察,通道尽头 
是道大型的门。

  跟之前遇到的门不同,是左右两边合成的门。

  像是暗示门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阿兰嚥下口水。

  「要怎么办?」

  「魔力还很充裕。」

  「我也没问题。」

  「没问题,一点也不累。」

  队员明白队长的意思,各自报告身体状况。

  「好,去吧。」

  阿兰点头后先过去调查大门。

  没有匙孔,不像有上锁的样子。他回头看看队员,不发出声音以手势倒数。

  3,2,1……

  数到0的时候,阿兰一脚踢开大门。妮嘉首先迅速潜入,然后是阿兰,夏露
和维琪雅跟在后面入去关上门。

  默契十足的行动在一瞬间完成。

  夏露和维琪雅关上门时,阿兰和娜嘉拔剑前进。门内的空间像个广大的会堂,
坐镇中央的是巨大的怪物。

  身高3m的巨躯浑身肌肉,牛头人身的弥诺陶洛斯(希腊语:Mīnōta
uros /英语:Minotaur)

  阿兰和娜嘉在弥诺陶洛斯站起来前高速接近它,分别从左右两旁斩过去。

  坐着的弥诺陶洛斯用巨斧挡下两人的突袭。两人「啧」的咂嘴后退到不会被
反击的距离,这时弥诺陶洛斯才缓缓站起来。

  它轻松地单手舞动合人类两人之力才能拿起的巨斧,跟身驱相应的长度的武
器攻击起来半途没有停顿。

  阿兰艰辛地退后避过,但是娜嘉被攻击撞得飞开了。

  「不要紧吧?」

  幸好没受到很大冲击,娜嘉伤得不重。夏露向全体队员放出魔术,轻减了伤
害。

  「啊,谢谢。可是绕路也不能接近那廝. 」

  在广大空间中挥舞巨斧的弥诺陶洛斯,连阿兰也只能勉强避开。它大力劈向
地板,激起飞散的碎石,令阿兰身上不少地方被割伤。更糟的是地面被破坏后,
拖慢了阿兰的脚步,形势越来越差。

  「请替我争取时间,我试试魔术让它停下来。」

  维珙雅说着便开始咏唱长长的咒文。娜嘉点头,猛然冲向弥诺陶洛斯。

  发现新的对手的弥诺陶洛斯横砍出巨斧。

  「噢啊啊啊啊!」

  娜嘉大吼着把剑插入地板,下一刻巨斧便到来。虽然冲击力很大,但是剑没
折断。

  娜嘉硬撑着右手抵受冲击的左手被割伤,仍然可以应战。

  两幅石之壁突然从弥诺陶洛斯的双胁下出现。这是维琪雅把本来用来防禦的
魔术活用来锁住它的行动。

  「娜嘉,快攻击!」

  阿兰趁这大好机会冲向弥诺陶洛斯,它立刻收回巨斧劈向阿兰,可是被阿兰
轻轻避过。

  肩膀受制的怪物难以大幅转动巨斧,只能用砍的方式,当然会轻易被闪开。

  阿兰利用这点使出佯攻,令它身体前倾,然后娜嘉跳起一脚踢向它的手掌。

  她把手腕当成楼梯那样踏着跑上去,双手全力把剑横劈,想一举砍落弥诺陶
洛斯的头。

  但是不像砍食人魔时那么容易,没法砍下巨大的牛头,砍入30cm左右便
止住。

  「糟糕!」

  她慌张地想抽回剑却没法如愿。

  「危险啊!」

  娜嘉受到冲击,却不是被弥诺陶洛斯打到,感受到的是阿兰冲过来推开她的
轻柔力度。

  然后她看到阿兰被弥诺陶洛斯的粗臂击飞上半空,这样的心灵冲击更震撼。

  「阿兰!」

  素来冷静的维琪雅惊呼。 

  「没……没问题啦!」

  阿兰口吐鲜血,虚弱地回答。

  「快去!解决它……夏露、维琪雅、娜嘉!」

  听到阿兰的指示,三人明白地照做。

  弥诺陶洛斯挥舞手臂打向石之壁。以魔力制成的物体没法抵挡被破坏了。

  「嗄啊啊啊!」

  因受伤而愤怒的弥诺陶洛斯踏上前,目标是娜嘉。

  �干癜。请赐与光!�

  夏露发出魔术闪出光辉。这是能驱除恶灵和属於黑夜的生物的神圣之光。

  即使不能伤害弥诺陶洛斯半分,只要能遮掩它的视线便足够。

  因突然的强光而短暂失去视力的弥诺陶洛斯乱了脚步,维持着低头向前冲的
姿势。

  没剑在手的娜嘉跳起,在空中接过阿兰抛过来的剑,维琪雅配合时机向剑施
加魔术。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尽全身气力砍下去,对准之前砍入左边的位置,从另一边颈部斩下形成挟
击,终於劈下牛头。

  失去头的弥诺陶诺斯的身体摇晃着颓然倒下。

  「没事吧,阿兰!」

  「立刻为你治疗。」

  「不要鲁莽行动啊。」

  没空为胜利感动,三人赶到阿兰身边。夏露快速念完咒文,把手放上他的腹
部。

  「谢谢你,夏露。」

  不久后阿兰的伤痊癒了,他轻抚夏露的头。在瞇眼流露出喜悦之色的少女两
旁,娜嘉和维雅不满地开口。

  「收拾它的是我啊,不对吗?」

  「我觉得自己有好好表现啦。」

  阿兰分别轻抚她们的头。娜嘉率真地笑了,维琪雅喃喃细语的嘴形好像说着:
「两人同时吗?」脸红起来。

  阿兰知道三人对自己有好感,但是没法从中选定一人来接受。

  「初次有人能来到这里,没想到是个风流男子啊。」

  忽然有把像从地狱深处响起的低沉声音发言。四人朝声音来源看过去,见到
有个琥珀色头发的男人,靠坐在弥诺陶洛斯屍体上,像是要仔细品评阿兰等人似
的打量着他们。

  男人戴着奇怪的面具,不能看到他的容貌。不过没装备武器或防具的姿态就
像个普通人。

  阿兰等人单凭听到男人开声之前都没人发现他存在这点来判断,已足以拿起
武器戒备。

  「你……莫非就是邪恶的魔术师奥尔?」

  「没错。」

  奥尔点头回应维琪雅的疑问。没想到在这里遇上迷宫主人,阿兰等人十分紧
张。

  「哼,在各地大肆捣乱的魔术师竟然是个年轻男人。

  而且以护卫也没一个这种没防备的姿态出现,我们运气不错。「

  娜嘉握紧手中的剑。剑可谓剑士的生命,她在跑过来看望阿兰之前已取回自
己的剑。

  要不是这样,面对这种危急情形时便束手无策了。

  事先没商量过,阿兰已随着娜嘉冲过去。对付魔术师的基本战术是速攻。即
使对手能使出多强大的魔术,肉体仍然很脆弱而迟钝。在吃下魔术之前杀死他便
好。

  阿兰攻向头部,娜嘉瞄向身体,合作无间的挟击却没法对奥尔的身体造成伤
害。

  「身形轻巧的男剑士发动虚攻,女剑的一击才是主力。僧侣随形势准备回复,
魔术师在后方攻击作支援。短时间便做到这种高度配合的攻势啊。」

  奥尔仔细地观察着在眼前止住行动的两人发表评价。

  不止他们,连后方的两人也没法说话,不能发动魔术。 

  「不过实力这么高的队伍,竟然会简单地中计啊。之前没发觉有古怪吗?」

  听到这番说话的维琪雅想除下戒指,自然没法做到。

  早被下咒了。维琪雅的戒指,夏露的法杖,还有阿兰和娜嘉两人的剑,全部
在迷宫中取得的东西。

  拥有惊人的能力之余,也被施下不能反抗迷宫主人的咒术。

  「那么,没法挥剑的剑士和不能使用魔术的魔术师们,你们在这种状态下还
可以跟它交手吗?」

  失去头部的弥诺陶洛斯屍体,慢慢站起来。

       第十话、赠与被利益蒙蔽的冒险者们绝望吧-2

  娜嘉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中。

  房内只有简单的床和一个代替厕所的壼,三面是墙,另一面是铁栅。怎看也
是间牢房。

  娜嘉猛力摇头,再敲打头部。她想记起发生什么事,可是脑袋像身处迷雾中
一片混乱,只好努力回想。

  通过一幕幕记忆片断,意识总算回复清晰,想起事情的经过。

  身体不能动、被没头的巨型男人,不对,是弥诺陶洛斯逼近……娜嘉叹气。

  什么方法也没有的一行人被动起来的弥诺陶洛斯的屍体打倒,然后全被抓住
了。

  武器……想到这里的娜嘉很后悔。如果不是为了下了咒术的剑放开用惯多年
的剑不用,用回原来的剑或者可以打倒那个奥尔吧。短暂的悔恨过后,娜嘉想着
其他事情。

  这个思想现实的剑士觉得不能一直埋怨过去,现在才重要,还有未来。

  她最担心阿兰。无可否认也记挂对夏露和维琪雅,传闻中迷宫的主人奥尔,
从各被他支配的村庄中收集年轻少女。即使面临贞操危机,既然自己仍然生存,
她们应该暂时没事吧?

  然而阿兰的情形不同。要说他也是漂亮的年轻美男子,是实实在在的男人,
不可能硬说成其实是女的。

  奥尔有什么理由会留他一命吗?为此烦恼的娜嘉,突然知道答案。

  「走快点!」

  被黑妖精女人用长枪抵住的人走向娜嘉的牢房,不会看错,那人正是她刚想
着的阿兰。

  「阿兰!」

  娜嘉激动地上前抓住铁栅,被黑妖精女人用枪头指住。

  「回去里面把手放在墙上,赶快!」

  咬牙切齿的娜嘉只好闭上眼照做。她听到牢房开门的声音,正想抓紧机会转
身扑过去时,却被阿兰的身体撞在背上,是黑妖精女人踢他进来的。

  「不要做无谓的事,不理你们两个同伴啦。」

  黑妖精女人冷冷的说完便锁上牢门离去。互相确认没事之后,娜嘉不禁抱住
阿兰。

  「太好了,阿兰你没事吧。」

  「嗯……看到娜嘉这么精神也太好了。」

  「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即使知道全部人被抓住,也猜不出为什么阿兰会被关进自己同一牢房。而且
不是同时进来,阿兰是后来才送过来。

  「被下咒术啦。」

  阿兰倚在床上说。

  「我被施下封锁魔术的咒术,强行使用魔术时便会全身剧痛导致不能使出。

  夏露和维琪雅也是一样。娜嘉没有魔力所以先被关进来。「

  「是这样吗?」

  「娜嘉也过来坐吧。」

  阿兰坐在一边,拍拍身旁的位置。

  「哦,好。」

  娜嘉忸怩地坐下。她有点在意自己的衣装,薄薄的简单衣服显现出身体的曲
线,连大腿也露出来了,看起来好像没穿内衣似的。
 
  「被下咒这种事是个麻烦。不清楚是被道具封锁魔术,还是可以破解的那种
咒术……」

  夏露有可能解咒吧,但是她也被封锁魔术了,不能靠她。借用神之力的僧侣
仍然是在使用魔术。

  「娜嘉。」

  阿兰叫起苦思中的少女的名字。

  「本来不应该在这种时候……不对,就是这种时候才想说。」

  阿兰凝望着娜嘉。

  「我喜欢娜嘉,我爱你。」

  过了三秒才明白他的意思,久战的战士需要这些时间去消化。之后娜嘉的脸
红起来。

  「咦,呃……真、真的?」

  阿兰颔首。

  「可是夏露和维琪雅……」

  「她们当然很重要,不过我爱的只有娜嘉你一个。」

  「怎么……阿兰,谢谢你,我很高兴。」

  娜嘉对另外两位同伴抱有罪恶感所以稍为迟豫。阿兰选了自己,假如他选的
是另外两人其中之一,自己也会送上祝福。想到这里,娜嘉决定坦率地接受阿兰
的告白。

  「那个,我这种不识大体、粗鲁的女人……」

  只能在这刻表明心意,如此想着的娜嘉说出口:

  「即使是这样的我……可以抱我吗?」

  「可以吗?」

  娜喜对睁大眼的阿兰点头。

  「之后会被奥尔强行……有可能发生这种事。就算没有发生,也不知道能不
能平安回去。

  我已经对各种不测做好觉悟了。

  不过还是希望把第一次交给喜欢的人。「

  「明白了。」

  阿兰慢慢地、温柔地抱着娜嘉,吻上去。再往下吻到颈部,把她推倒在床上。

  「娜嘉……」

  「叫我莉安娜吧。」

  娜嘉一改平常强过男人的语气,柔弱地低声说道。

  「我的真名是莉安娜呢,莉安娜。嘉维斯。这是我真正的名字。」

  『嚓』

  「真是个美丽的名字,莉安娜。」

  「啊……」

  阿兰翻开娜嘉的衣服,从丰满的胸部以至长着红毛的私处也一览无遗。

  「不要盯着看……太难为情了。」

  「不用难为情……全身都很漂亮啊,莉安娜。」

  「唔。」

  被阿兰舔着胸部的娜嘉不禁颤抖起来。惯於战斗的剑士身体,难得没留下伤
痕,全靠本身高超的战斗技巧和夏露的回复魔术,这副身体也一直在战斗中护援
阿兰。

  由相遇那时候起,阿兰总是站在最前面战斗,奋不顾身地攻击。

  娜嘉的角色就是跟在他后面收拾失去平衡的敌人。她曾经认为阿兰是个纤细
不足以倚靠的男人,很快便知道错误评价阿兰了。随着不断共同战斗,对他的信
赖很快便转成爱意。

  阿兰的嘴慢慢从胸部滑落到体毛茂密的私处。

  「莉安娜,把腿张开。」

  娜嘉脸红地听从他的意思分开双腿,露出没被人见过的秘景。

  「不行,阿兰,这样……太难为情了。」

  娜嘉双手掩脸,害羞地说。

  「很可爱呢,莉安娜。」

  阿露伸出舌头舔进去。

  「啊。」

  不是感到羞耻,娜嘉因快感而高叫起来。阿兰尽情用舌头翻弄她的私处,令
呻吟着的娜嘉的身体摇晃得像浪中的小船。

  「阿、阿兰,我,我想……已准备好了。」

  娜嘉不知为何到这刻仍能保持自我,开口说出来。阿兰为免吓到她,小心地 
慢慢爬上她的身体,凝望着她。

  「那么……要开始了。」

  『嚓』

  「怎么了?」

  阿兰凝望着疑惑的娜嘉。娜嘉察觉到有什么掠过眼前似的,眨了眨眼却没有
异常。

  「不,没、没什么……只是错觉,继续吧。」

  娜嘉感到自己太多虑而难为情,阿兰露出温柔的微笑抱着她。娜嘉感到身体
被贯穿似的一阵剧痛,同时沉醉於身为女性的幸福中。

  「不用在意,这种痛楚……根本不算什么。」

  娜嘉为免阿兰担心勉强露出微笑。像内脏被抓紧的剧痛,想到因阿兰而起时
不可思议地变成满足感。

  「只要……抱紧我。」

  阿兰点头抱紧她慢慢开始前后抽送。

  「唔唔。」

  一会之后,娜嘉的痛楚逐渐变成快感,由最初压抑的呻吟到快乐的甜美叫声。

  「喔啊啊。」

  阿兰下半身活动时不忘用口含着娜嘉的乳头,令她不禁吐出欢愉之声。

  「喔、啊、噢、啊、阿兰,阿兰……」

  娜喜不相信自己会发出这种淫荡的娇喘声因而吃惊。她抱着阿兰的头放任全
身享受快感。

  「莉安娜……爱你啊!」

  「啊,阿兰,再来,再强烈一点……啊啊,阿兰!」

  阿兰加快速度,更用力抽插,满身汗水的肉体交缠声响遍牢房。

  「莉安娜,要……射了!」

  「阿兰,在里面……射在里面!」

  『嚓』『嚓嚓』

  快要高潮而尖叫的时候,娜嘉的视野再次晃动。

  可是阿兰在体内深处的抽插让她没法思考。像被钝器打到头的冲击,让娜嘉
大大弓起腰身。

  「啊啊啊~~~!!」

  娜嘉在高潮中无意识地大叫,阿兰在她体内放出大量精液。在他抽出肉棒之
时,娜嘉也失去知觉。

  阿兰下床轻抚着她的头,之前温柔的表情消失无踪,却变成邪恶的奸笑。

  「跟你做爱感觉很好呢,娜嘉。」
 
  「啊,啊啊,阿兰,阿兰!」

  阿兰躺在床上,身上的娜嘉专心地扭动腰身。那次之后交欢了几次,娜嘉已
经不再痛了。

  两人没顾虑地渴求对方,只想满足身体的欲望。

  第一次交欢那天,昏过去的娜嘉醒来之后没看到阿兰。之后黑妖精送来早餐,
到送晚餐的时候,阿兰才被带回到牢房。娜嘉询问他在别处被怎样对待时,阿兰
含糊其词,娜嘉见他不想说,顾及他的心情便不再追问。

  一起吃过晚餐后,两人情不自禁握着双手再度交欢。娜嘉倦极入睡,第二朝
再次不见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