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第1章 漂亮女上司

  我叫陈平,是一名销售员,在一家丝袜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为了能多挣点钱,工作之余我做起了按摩师,还是盲人按摩师!

  当然了,我这个瞎子是装出来的,有时间在面对女客户的时候,也可以有个借口那啥不是。

  本以为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白天忽悠女人买丝袜,晚上忽悠人做按摩,挣够了钱娶媳妇生娃。

  没想到,一场变态的按摩故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一年,是我高考落榜第三个年头,曾经年少轻狂,被岁月与现实残酷打磨了三年,愣是把我一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折腾成一个“大叔。”

  因为常年从事销售工作,接触的人多了,便得知做盲人按摩师待遇不错,而且工作时间又不长。

  那个时候我为了挣钱,替家里多分担一点经济负担,就打起了假装瞎子做按摩师的注意,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实践,靠着干销售练就的三寸金舌,我顺利的混进了一家盲人按摩店,而且还谈到了一份不错的薪资待遇,一个月五千块。

  这个待遇对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加上我一个月干销售所挣的工资,一个月能拿近万元。用不了几年我就能在农村老家盖上一栋小别墅,替爸妈脸上争光。

  在我入职按摩店第二个月的头晚,没想到我的老主顾许姐找上了我,她跟我说她一朋友需要做私人按摩,待遇很优厚,问我去不去。

  当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许姐,我兼职干盲人按摩师无非就为了多挣一点钱,哪有不去的道理。

  当晚我告了假,跟着许姐就去了她朋友家。

  去的地方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富人居住的豪华别墅小区,门口保安守卫很严,不让我们进去。最后是许姐打电话通知她朋友来领我的。

  许姐朋友来领我的那一刻,我彻底被惊呆了。惊讶不是她朋友长得漂亮,实则是她朋友我认识!

  她居然是我们公司的执行总裁谢潇潇!

  谢潇潇是我的顶头上司,长的就跟名模林志玲差不多,漂亮妩媚而性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卡莲丝袜公司执行总裁,像她这样的人物平日里我这种小职员只能仰望的份儿,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这么近的接触到她,而且还要给她做按摩!?

  当然了,虽然我认识谢潇潇,可谢潇潇却不认识我,平常在公司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对我这种小职员根本不屑一顾。

  “许晴,你说的那个瞎子按摩师就是他吗?”谢潇潇板着脸,很冷漠的瞟了我一眼询问许姐。

  许姐点了点头:“嗯。”

  “那行,人我带走了。”

  说着,谢潇潇走上前来拉住了我的导盲拐杖,语气冷漠:“跟我走。”

  我点了点头,装作一个瞎子在她的牵引下进了她家。进门的时候,谢潇潇特意让我脱了鞋子,说不要踩脏她家地板。

  因为是夏天,气候闷热,我鞋子一脱,顿时一股浓烈的脚臭就传进了谢潇潇的鼻子里,她眉毛蹙得很深,一边捏着俏鼻,一边嫌弃的说:“赶紧穿上,臭死了!”

  我尴尬的不知怎么说好了,奶奶的,又不是我要脱的,嫌臭别闻啊。

  我在心里愤愤了一句,走进了屋子。因为我此刻的身份是一个瞎子,进屋之后我也没敢乱瞄,怕谢潇潇怀疑我的身份。

  客厅里坐着一个大肚男人,脸色不好,一直板着。我刚进去男人的目光就投到了我的身上,似乎对我很是憎恨,我能感觉他眼里对我的不友好。

  想来这个男人应该是谢潇潇的老公,因为我知道谢潇潇是结过婚的。可是让我疑惑的是,她老公在场,她居然还找我替她做私人按摩,这不是打她男人脸吗?至少要找也找一个女按摩师啊,也难怪她男人会对我这般恨之入骨。

  “谢潇潇,你个表子!你特么真是疯了,找个瞎子来能干嘛?你真以为他能治好我的病根?我去你妈的!你是嫌刺激得我还不够吗?”下一秒,他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语气很爆,就跟一火药桶似的。

  治病根?啥玩意啊?我心里开始对这次按摩有些狐疑了。

  “赵四海,你别狗咬吕洞宾行不行?去了几家医院治疗过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说没问题,可最后呢,还不是软得像条泥鳅?有能耐你倒是硬一个给我看看啊,口口声声说要孩子要孩子,你这样怎么要!”谢潇潇生气不已:“知道你要脸,这次我特意找的是瞎子,放心吧他看不到你那恶心的样子!”

  “你特么真是疯了!按摩要是能治阳痿的话那母猪都可以上树!”赵四海大声道:“你信不信老子立马离了你!”

  “行啊赵四海,你真是能耐大了!有本事你离啊!我倒要看看你离了我,重新找一个能不能起得来!”

  谢潇潇跟赵四海大吵了一架,一会儿吵着要离婚,一会又骂谢潇潇是个表子,谢潇潇骂赵四海是个扶不起来的阴阳人,言语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我站在一旁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我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许姐给我介绍的是啥差事。尼玛,不是让我来给谢潇潇做按摩的,准确的说是给赵四海做按摩,要把他那儿按硬!

  靠,我有这么大的能耐?

  只恨当初我跟许姐吹嘘说,按摩能丰胸提臀,保健又养生,还能根治阳痿早泄便秘不举……

  销售干了几年本事没学多少,倒是学会了销售黄金三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遇到漂亮女人编瞎话。

  这不一通瞎话倒是唬住了许姐,最要紧的是许姐居然把这事跟谢潇潇说,谢潇潇还相信了,我也是醉得不行。我寻思着是不是一会儿找个理由闪人,没成想那边谢潇潇已经跟赵四海吵得不可开交了。

  “老子怎么就不举了?你个浪蹄子信不信老子当着瞎子的面弄死你!”赵四海大怒。

  “有本事来啊!你要是弄死了我,算我输!”

  “你-----老子弄给你看!”赵四海上前一把把谢潇潇扑倒在软沙发上,下一秒他像头恶狼似的扑向了谢潇潇,谢潇潇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花边衬衣,下身裹着一条包臀裙,臀美脚长。

  赵四海扑上去的瞬间,一下子就把谢潇潇蕾丝衬衣扯得支离破碎,甚至于就连里面风景都被我一收眼底,那半圆形的轮廓差点没让我把眼珠子瞪大了,我在心里暗暗估测了一下,至少也得是D罩杯。

  还没完,扯去衬衣的同时,赵四海腾出一只手就把谢潇潇的包臀短裙给卷了起来,然后手很快嵌进了谢潇潇的那儿,隔着薄薄的裤裤居然在里面动了起来……

  第2章 刺激

  我靠!还真当我是个瞎子啊,当着我的面就玩得这么刺激!我一时把眼珠子都瞪直了,亏得我戴上了墨镜,把我充满欲望的眼神给挡住了,要不然此刻定当露馅。

  赵四海跟谢谢潇潇越演越烈,甚至于到最后,谢潇潇都有感觉了,可赵四海还是没反应。

  他气得大骂了一声:草。然后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一张脸扭曲得异常狰狞。

  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这时候谢潇潇已经大汗淋漓了:“你快点,我要来了。”

  “表子!不知道这里有人?”

  “他是个瞎子又看不到,怕什么!”

  “哼!”赵四海哼了一句,狠狠瞪了我一眼,见我没有半点反应,当下手指翻飞加快了动作,很快我就看见谢潇潇浑身紧绷着,舒服的嗯嗯了两声,非常享受的靠在了软沙发上----

  有那么一瞬的功夫,我看见谢潇潇有意无意的瞟了赵四海那儿一眼,眼里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想来她应该不满足只局限于外力来维持这样的生活吧。

  怪不得这么急不可耐的要把赵四海“死马当活马医”也真是难为她了,换做任何正常女人但凡遇到像赵四海这种不举男人也得着急啊。

  我没想到是平常冷冰冰的谢潇潇,私底下竟然会有这么放浪的一面,简直让我大开了眼界。刚才那一幕,可把我刺激得不轻,甚至于我尴尬的有了反应,虽然表面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实则我内心已经汹涌澎湃,好不安生了。

  为了避免赵四海看到我的反应,我尴尬的把双腿夹紧,微微曲了曲。

  谢潇潇回房去了,再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上身一件印花短胸衣,下身则是一条紧身黑皮裤,身材火辣,前凸后翘。似乎是刚才激情还未完全褪下去,此刻脸上布满了红晕,红灿灿的,好不迷人。

  她戏虐性的撇了一眼赵四海那儿,满是鄙夷的道:“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的?要不要试一试你自己看着办。”

  “哼!”赵四海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谢潇潇没搭理赵四海,而是大方的走到我面前:“许姐说你按摩技术不错,不仅可以丰胸提臀保健养生,还能根治阳痿早泄不举。我相信她不会说谎,所以我打算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我老公的病根治好的话我会付给你三十万的酬劳,你考虑一下。”

  三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我浑身打了一颤,这个数字对于我来说可谓是天文数字了,本来我想打退堂鼓的念头,在听到这个数字后不禁产生了动摇。

  没有过多考虑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把这笔钱赚到手。

  想到这,我当即义正言辞拿出我干销售的唬头道:“治是能治,能不能好我就不敢打包票了,华佗神医都不敢保证每个人的病他都能治好,别说我只是一个按摩师,我只能说可以试一试,当然了我会尽力。”

  笑话,要是按摩能根治不举的话,那还得了。我没有把话说死说我一定能治好,只是说了我试试,算是为自己留了一点余地。

  谢潇潇蹙了蹙眉:“你有几成把握?”

  我面不改色:“八成。赵先生的病因具体情况我虽然不清楚,但是我想中式按摩对他能有帮助,当然了,这个按摩周期可能会很长,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你们得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八成?”听到我这么说,赵四海一下子激动起来:“当真有八成把握?”

  我有个屁的八成把握啊,一成都费劲,纯属忽悠。当然了这话我可不能对他说。

  “没有八成也有七成,赵先生放心,我定当竭力帮你治愈。”

  “七成也不错,好,我可以让你试一试,但是要是你这按摩一点作用都不起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赵四海威胁道。

  “怎么个难看法?----那还是算了,我不按了。我就一个还没娶媳妇生娃的瞎子,吃按摩这碗饭十几年了也不容易,我这开没开始给你按呢,你对我又凶又恐吓的,我心脏不好承受力有限,不好意思你们的钱瞎子我嫌烫手,不赚了。”说着我转身就欲走----

  “十几年?----等等!师傅,我刚才也就说说而已,钱呢?还不赶快给师傅拿来。”赵四海连忙呵斥谢潇潇,让谢潇潇去拿钱。

  很快谢潇潇就取了一张卡,递给我:“这里面有十五万算是预付报酬,密码六个一。剩下十五万治疗完成以后再给你。”

  我伸手接了过来,内心高兴不已,表面上装作一副漫不尽心的样子:“行,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勉强试一试吧,明晚这个时候我再过来。”

  “好的,师傅慢走,我送你。”赵四海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赵四海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贱,你越对他虚与委蛇他越疑神疑鬼,相反你不鸟他,他倒信以为真了。

  第二天早上,我正常去卡莲丝袜公司上班,我刚打卡没多久,谢潇潇的专属奔驰E级轿车就驶进了公司,她穿着一身精致干练的OL办公套装,高跟鞋,黑丝袜,气质高冷,靓丽迷人。

  要说昨晚的她是只放浪不已的妩媚狐狸的话,那么今天的她就是一高高在上,气质冷傲的都市丽人。

  我担心待在公司会被她识破身份,所以避开她以后我就出去跑销售了,我干的是推销员不用一直待在公司,倒也方便我行事。

  按摩店的工作做我已经辞了,晚上八点,我准时来到了谢潇潇家为赵四海按摩,赵四海此刻光着上身躺在床上,谢潇潇在一旁观摩。

  把导盲拐放到一旁,我装作一副按摩大师的范儿,逼格很高的让谢潇潇帮我打了盆水,洗完手才正式投入按摩。

  谢潇潇真把我当成了个瞎子,在我的面前一直表现得很是大方,就连身上穿的也毫不避讳,此刻的她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蕾丝性感黑色连体内衣,内衣底下那若隐若现的玲珑身段和修长美腿,在我眼前一阵晃悠,别提有多迷人了。

  更为刺激的是她或许是为了刺激赵四海的缘故,她的手里居然拿着一根黄瓜……

  第3章 淡定不了

  淡定,淡定。

  我在心里默念淡定二字心经,努力压制着心里那股燥热的冲动,把眼睛从她身上连忙移开了。主要是怕盯她看太久,会暴露身份。

  这赵四海真不愧是属猪的,身体彪悍得很,满身都是横肉,单以他这副身材而言,按别人要是用三分力的话,按他至少得用六分力。

  我学的是中式按摩,主要以按摩穴位为主。虽然对根治赵四海不举没把握,但是要让他有反应还是很容易的,要不然我也不敢揽这活。

  我先给赵四海后背上了按摩油,然后开始给他按摩。

  主要按摩他后背的脊柱,这里是中医督脉的主要运行路线。用缓慢温柔的手法从颈部开始,沿脊柱下行,直到末端长强穴。“长”意味着循环无端、长大、旺盛;“强”则是健行不息、充实。这个穴位主治遗精、勃起功能障碍等与肾精相关的病症。

  我不信按这儿,他还能没有一点反应,除非他不是人!当然了,举不举我就不敢说了。

  果然,在我按了十多分钟后,赵四海舒服得哼哼了两声,激动的说:“有,有反应了。我感觉我下面包着一团火!”

  靠,我都按得大汗淋漓了,要在没反应我可真就日了狗了。我当即再加大了力度,赵四海则是满脸兴奋得忘乎所以,甚至于大言不惭的对谢潇潇说:“一会儿就要弄她!”

  谢潇潇表现得倒是很镇定,她斜睨了一眼赵四海,扬了扬手里的黄瓜,什么话都没说,表情很是讽刺。

  时间推后五分钟,这时候我双手都快按不动了,赵四海还催促着让我再加大力度,他感觉越来越强了。

  我在心里大骂了一声草。你特么的一身都是彪肉,我特么怎么加大力度?真是站着说话不蛋疼。

  虽然心里叫苦,但表面我可不是这么说的:“赵先生你先别激动,按摩的时候要保持轻松不能有兴奋的冲动,这样对身体不利。”

  “我去你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有了那种兴奋,你个狗瞎子居然让老子放轻松。你别瞎逼逼,快给老子加大力度按,否则我劈了你!”我的好言相劝没想到却换来赵四海严声厉斥。

  -----我日。

  狗日的赵四海,翻脸就不认人啊。真以为随便按按就能治愈?我去你吗的。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还是那个怂样,怎么嘚瑟!

  “哼!”我冷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继续给他按。虽然生气,但不至于跟钱过不去。

  “怎么欲望这么强?下面还没反应?你特么倒是使劲啊!你是吃屎的吗!”赵四海大骂不减。

  我深吸了口气,忍住想骂他老娘的冲动,解释:“赵先生,我跟你提过这种治疗是周期性的,不可能一次就治愈,短则数月,长则半年。有那种欲望很正常,你能别激动?你这样会导致身体血液上涌,促使背部肌肉紧缩,我很难使上力啊。”

  “放你娘的屁!老子三年没有这种冲动了,我的感觉不会有假,一定能行的!你给我使劲按!”

  得,跟这种四肢健全,大脑少筋的混蛋沟通,算是我的失误。我懒得跟他解释了,半个小时按完,我实在没有一点力气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息起来。

  我刚停下,赵四海就破口大骂:“怎么回事?快按啊,我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按也没力气了,我又不是铁人,手指都给快按出骨质增生了,而且疗程是半小时一次的,要按也只能明晚了。”

  “明晚?不行!现在就必须给我按!要不然老子剁了你的手!”

  剁我手?你妹的!老子按得手抽筋头发晕,倒好,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特么扬言要剁我手?日!

  我心里火大的不行,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我只好说:“感觉强烈也没用啊,得借用外物刺激,没准或许能管用。”

  我的本意只想转移赵四海的注意力,让他别抓住让我死按不放,妈的,要是照这么个按法进行下去的话,钱没拿到估计我一双手就得报销了,得不偿失。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外物刺激,外物刺激!”没想到赵四海像是抽了疯,一下子双眼锁定谢潇潇:“你给老子脱光了!”

  呃-----

  我心里顿时波澜大起,这赵四海也真能联想,本来我是想给他顺势介绍中医针灸疗法的,用针灸刺激穴位,从而引发神经反应。倒好,他直接把谢潇潇充当外物了,用她的身体来刺激?真是牛逼。

  我想都不敢想。

  “赵四海,你特么是疯了吧,你居然要我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的!”谢潇潇顿时大怒,胸脯气得一阵上下起伏。

  “臭表子给老子闭嘴!他是个瞎子而已,能看到你什么玩意了?别废话,赶紧的!要是坏了老子的好事,抽不死你!”赵四海狰狞着面孔大骂道。

  “你特么就是一个变tai!”

  “对,老子是变tai。老子变tai你怎么着了?要不是我赵四海帮衬你,你还能风风光光的当总裁?别说让你脱衣服,就是让你现在陪这个瞎子上床又怎么着?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你-----”谢潇潇气得小脚直跺,好半晌咬了咬牙:“脱就脱!有本事你起来给我看!”

  我也是醉了,听赵四海的口气谢潇潇能当上总裁都是他的功劳,这赵四海好像挺能耐的,谢潇潇也不敢忤逆他。竟然还扬言要谢潇潇陪我上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我靠----我感觉我全身血液细胞都在沸腾了。

  曾几何时,我做梦都梦到谢潇潇在我身下娇喘连连,甚至于每次撸管我都把谢潇潇当成第一对象-----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谢潇潇这样的冷艳总裁居然会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脱衣服,我的心情很激动,激动得我居然没有去找任何理由阻止赵四海的荒唐行为。

  我表面上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则我的双眼早已完完全全锁定在了谢潇潇身上。

  谢潇潇瞟了我一眼,似乎是再确定我瞎子的身份,犹豫了片刻,她咬了咬牙,开始褪身上的衣服,衣服就一件连体内yi,很快就脱掉了,当她的身体完完全全展现在我眼前时,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她的肌肤晶莹剔透,身材玲珑有致,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特别还是此刻只着三点一式,那种美艳程度简直不可方物。

  我的天----好美。

  “瞎子赶紧给我按!”赵四海双眼放光盯着谢潇潇,催促我。

  “啊---好。”反应过来,我连忙收拢心思为赵四海继续按摩,但是眼光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瞟着谢潇潇。。

  “怎么还是那样?虽然欲望很强烈,但是还是没有一点起来的意思?瞎子,你特么忽悠老子呢?”按了一会儿,赵四海一直盯着谢潇潇美妙的躯体,但就是起不来,这不拿我开刷。

  我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赵四海,我特么又没说这种刺激一定管用,都是你这孙子自以为是,现在没反应怪我?

  我随意敷衍了一句:“或许是刺激不够,当然也或许其他原因。”

  “刺激不够?”赵四海眼珠子一转,朝谢潇潇疯狂道:“你把手上那东西塞里面!”

  啥?我差点没把眼珠子惊讶得滚落地上,谢潇潇手里拿的可是黄瓜,赵四海居然要谢潇潇把黄瓜塞里面?我日,他真的是疯了!

  第4章 男人!

  “赵四海你是疯了吗?竟然让我当着这个瞎子的面做这种事情!”谢潇潇厉声斥责赵四海。

  “你不说了吗他是个瞎子而已,放心,他看不到你那放lang的样子的!赶紧的,别墨迹,我感觉我的病或许快好了,只要刺激到位,我相信我一定能恢复的!”赵四海疯狂的喊道。

  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一点理智可言,完完全全就是一疯子。居然要他老婆当着我的面做那事!好吧,就算他以为我是个瞎子,但这也太特么变态了吧?怎么说谢潇潇也是他老婆啊。

  谢潇潇寒着脸,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她深吸了一口气:“好,我弄可以,你让瞎子出去!”

  赵四海想都没想就拒绝:“不行!反正他是个瞎子,又看不到什么,他在场才够刺激呢!”

  “你真是变tai!我可是你老婆!就算他是个瞎子看不到什么,但是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要是我的病能好,变tai又怎么样!快点,我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谢潇潇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真是后悔把该死的瞎子领进门!”

  呃----碍我啥事了?这变tai的要求也不是我提的啊?要骂也得吗赵四海啊。

  心头十万草泥马飘过-----

  怒归怒,谢潇潇还是照赵四海说的做了,或许是我在场的缘故,谢潇潇还有些放不开,动作一直很慢,而且眼睛一直盯着我,杀气腾腾。我自然不敢盯她看的太紧只好把头撇了开去。

  “这么慢!还是我帮你吧!”赵四海等不急了,光着上半身就冲下了床,几下就把谢潇潇剥了个精光,然后把她扔到床上,抢过黄瓜就塞进了谢潇潇那儿----

  我在一旁偷偷看她的反应,直看得我心惊胆颤,心脏砰砰狂跳。谢潇潇的身体很美,可赵四海王八蛋似乎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一味的想要找刺激。刚开始的时候谢潇潇还有些放不开,表现得一直中规中矩,可随着赵四海的挑弄,渐渐的她好像有了感觉,竟然配合起赵四海的动了起来,甚至于还发出了动情的叫声----

  要说最难受的当属我了,我一个二十三岁的大龄处男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啊,内心澎湃不用说了,反应也是极其强烈,下面帐篷顶了老高,最为恼火的是还得装作什么也看不到的样子,装傻充愣。

  期间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比闷在蒸箱里的老鼠也好不到哪去。

  “你快点----我要来了----嗯---”谢潇潇眼里媚得简直快要滴水,声线拖得老长,发出一声极其魅人心智的声音。

  “哼!表子!”赵四海大骂了一声,愤愤不平道。虽然谢潇潇是享受了,可他无比憋屈,刺激之下他虽然有那方面的欲望,但是却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顿时气得他把黄瓜摔得粉碎!

  这时候谢潇潇缓过劲儿来了,匆匆穿上了衣服,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赵四海:“哼!孬种!这么刺激都没用真是废物!”

  “你特么给老子闭嘴!----啪---”赵四海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谢潇潇的脸上,面目狰狞得像条野狼。

  挨了这一巴掌,谢潇潇也懵了,一下子泪眼连连,委屈得不行。

  “老婆,你别怪我,刚才是我一时冲动打了你,你别生我的气。我以前出事故的事情你也知道,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那方面的欲望,我是真的控制不住,瞎子说的没错只要足够的刺激一定会把我的病治好的,等我治好了我一定好好爱你的。”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分了,赵四海连忙安慰谢潇潇好言道:“打你是我不好,但是你也不希望我一辈子都没有那种功能吧?我前天刚买了几样外国进口情趣物品,一会儿我让你好好享受享受,不生气了啊。

  谢潇潇一把打开了赵四海的手,怒道:“我要的是男人,不是那些玩意儿!好呀赵四海,你居然敢打我!我谢潇潇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收起你那恶心得表情吧,你爱刺激刺激,别找我!”

  “放屁!你是老子媳妇老子找你天经地义,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我赵四海你能有这么风光?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做不成总裁!老子离了你!”赵四海翻脸的速度简直快如火箭,前一秒还对谢潇潇好言相劝呢,下一秒又变成了一魔鬼。

  我都怀疑这赵四海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变tai也就罢了,还特么咄咄逼人。

  不过我只是一个局外人,虽然对赵四海这种男人很是憎恨,但也插不上话。

  “不做就不做,有本事你离!”甩下一句话,谢潇潇怒甩出门。

  “婊子!”赵四海气得大骂:“老子有的是钱,一百万一个还愁找不到女人!”

  别说,这赵四海还真是牛逼,当晚就找了两个长得无比风骚的小姐来寻求刺激,而且还是外国货,一个岛国一个泰国的,那风骚样差点没把我勾得一泻千里。不过可惜的是,任凭这两个女人怎么搔首弄耳,各种放浪,什么口活,什么胸推,全给赵四海用上了还是不起用。

  赵四海气得吹眉瞪眼,没少对两女大骂,让她们滚。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夜里十二点了,赵四海板着一张脸,谁碰谁倒霉。我担心他会迁怒于我,就找了个借口推辞说:“我明晚再过来。”

  没成想赵四海直接暴跳如雷:“狗瞎子你要是敢走,老子就要你的命!你就给我搁着老实待着!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出别墅!”

  呃-----

  赵四海不让我走,我也不敢走了,主要是这王八蛋此刻的样子太恐怖了,要是我非要走,他肯定啥事都做得出来。没办法我只好委屈求全,先答应了下来,打算明天一早再走。

  心里却早已把他老娘问候了个遍:尼玛的,一口一个狗瞎子骂老子,你才是瞎子呢,你全家都是瞎子!

  赵四海找小姐的事,谢潇潇是知道的,或许她对赵四海这种男人已经不抱任何信心了,没阻止也没闹,倒是等两女走后没多久,过来嘲讽了赵四海,说赵四海就是个阴阳人,烂泥扶不上墙,想要一晚上就好白日做大梦!

  赵四海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说:今晚他必须要重拾自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我以为赵四海当时说的只是气话,没想到我低估了他的疯狂。

  第5章 我的美女总裁

  当晚我就被赵四海安排住在了他家里,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把我的房间就安排在了他们卧室隔壁。

  折腾了一晚上我也很累了,进了房间以后倒头就睡,半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我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醒了,我眯开眼睛一看,一下子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在我的房间里,这个人居然是赵四海!

  深更半夜的,他鬼鬼祟祟的溜进我房间干嘛?----不会是要我刺激他吧?靠,老子可是一男人啊!玻璃?

  靠。我被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惊得我一屁股从床上弹了起来:“谁?干嘛?”

  我不能直言叫他的名字,那样的话会暴露我假瞎子的身份。

  赵四海连忙朝我嘘了一声说:“小声点,是我。”

  “啊----赵先生?你这么晚进我房间干嘛啊?”

  “自然找你有事!”

  “什么事啊?用得着大半夜进我房间?”

  “别特么废话,你现在给我起床,衣服裤子就不用穿了,我老婆已经睡熟了,你现在过去把她给强了!”

  “啥?”我震惊得双目瞪大,满脸不可置信。他居然要我去强谢潇潇?靠!这-----

  “愣着干什么,速度啊。放心吧,你强了她老子不光不会告你,还另外给你二十万!”赵四海疯狂的说:“我相信只要刺激到位我一定能好的,我要亲眼看着你强了我老婆,那样的刺激一定会很爽,说不定我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我心里惊讶得可以塞下整个地球,这王八蛋真是疯了,居然为了能治好他病根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真是一个变tai!

  “不行,不行。我要是强了她不是给赵先生你戴帽子吗?这事不行,我觉得吧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按疗程走比较妥当。”虽然我也想上谢潇潇,但要我昧着良心去做强女干犯我可干不出来。

  “你个狗瞎子瞎JB废什么话,老子让你强,你就强!只要能把老子刺激得有反应,老子还愁没女人,这事你要是不干,老子立马弄死你信不信!”赵四海威胁我道。

  “我信。但是----好,为了赵先生赵大哥的幸福,我豁出去了,我干。”话说一半我连忙改了口,因为我看到赵四海已经从腰间摸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握在手里,我只要敢说一个不字,这王八蛋铁定会捅死我。

  “哼!”赵四海冷哼了一声,把刀子又藏了回去,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干,要是真把我病治好了,老子亏待不了你,一会儿给我卖力一点,别管那个表子,怎么爽怎么玩!----我带你过去。”

  赵四海把我带到了卧室门口,打开了门,然后小声说:“行了,进去吧。我媳妇就睡在床上,你往前直走两三米就到了。”

  赵四海以为我真是个瞎子,不忘把位置都给我说清楚。把我送进卧室以后,赵四海就把门虚掩上了,眯着一只眼透过门框缝隙仔细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没办法,我只得大着胆子慢慢向床边靠近----

  谢潇潇很美,特别是此刻睡着时候,她的大眼睛闭着,眼睫毛扑闪扑闪格外迷人。似乎是睡得不舒服,这时候她忽然翻了个身,小脚一蹬就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踢开了一角,顿时一条修长白嫩的长腿就露了出来,五个涂着玫瑰色指甲油的俏丽脚趾头,在床灯的映射下,如暗夜里的艳玫瑰似的,格外摄人心魄。

  或许是谢潇潇刚洗过澡的缘故,房间里充斥一股清新而幽香的沐浴乳的味儿,闻着这股香味,再联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干的事,我只觉全身血液沸腾,呼吸变得异常急促,尴尬的起了反应,下面顶得老高了。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可以上她,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虽然是被迫的。但我无法抑制心里的那丝躁动。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大着胆子伸手摸向了谢潇潇的大长腿,怕弄醒她,我动作不敢太大,轻而柔。

  触手的的感觉相当美妙,谢潇潇长腿肌肤细腻而柔嫩,弹性十足。

  嗯?

  虽然我动作很轻,但是谢潇潇好像有感觉了,她居然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然后身体扭动了几下,小嘴微张着,眼睫毛动了动----

  我以为她被我刺激醒了,顿时吓得我一动不敢动,等过了几秒见她眼睛并没有睁开,呼吸又放缓,我才松了口气,她并没有醒。

  看到她又睡了过去,我胆子变大了不少,手轻轻移到她的坚挺的山峦碰了一下,没反应,我又碰了第二下,第三下----

  “咳咳----”正当我享受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中时,赵四海忽然咳嗽了两声,提醒我快一点。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手有些哆嗦的伸进了被窝,朝谢潇潇私密地带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