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王香萍,一位41岁的国企高档餐厅主管,165 的身高,
匀称的身材,一头烫卷的披肩发,非常符合这个工作的要求,特别是她的容貌,
虽然已经40了,不但风韵犹存,穿着丝质旗袍,肉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时的样子,
是年轻女孩所没有的风骚味道。王香萍在这个已经工作了很多年,对这里的一切
非常熟悉,同时,在餐厅工作与生活也很规律,除了冬天以外,每天中午工作完,
王香萍都会去更衣室脱掉旗袍与高跟鞋,换上白衬衣与黑色短裙,穿着肉色连裤
丝袜与拖鞋去浴室洗澡,洗澡结束后,顺手把穿了一上午的丝袜洗了,再回到更
衣室,换回旗袍,洗了的丝袜挂在更衣柜门上的挂钩上,穿上高跟鞋,拿着新的
或是洗干净的丝袜,去餐厅的小包房里休息,到了下午上班之前,再穿上肉色连
裤丝袜化好妆去上班,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如此。

    这一天早上,王香萍还好旗袍,准备上班,餐厅人事部的李总找到她并带来
一个60岁的老头,说:香萍,这是咱们集团张总的表叔,安排在咋们餐厅工作,
你看看有什么岗位比较合适呀,王香萍刚看到这个老头的时候并没在意,听了李
总的介绍,这才假装的热情起来,说到:您是李总的叔叔呀,失敬啦,您今年多
大年纪呀?老头在李总和王香萍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用那双小眼睛瞄着王香萍并
想着什么,听到王香萍问自己,才停下眼神回答到:哦,我已经快60啦,58,王
香萍马上故作惊讶的说到:您有58岁呀,不像不像,我还以为您45、6 呢,老头
笑了笑没说话,王香萍想了想接着说:李总,后勤部的王师傅马上要离职,要不
就安排在后勤吧,咱们这里餐厅很多需要维修的工作,还有浴室下水,更衣室的
灯泡和更衣柜的门锁也经常坏,您看呢?李总想了想问到:您干过这些工作吗?
老头很痛快地说:可以,以前在老家厂子里啥都干过,没问题。李总说到:行,
那就这么定吧,今天让王主管带您在餐厅转转,熟悉熟悉,安顿好,明天上班。
老头听了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李总走后,王香萍对老头说:一会儿就要上班了,我先带着您看看,以后就
称呼您张师傅吧,老头说:行,叫什么都行啊,你叫王什么来着?王香萍介绍到
:哦,我叫王香萍,是这里的餐厅主管,以后有什么事,您找我就行。老头说道
:哦哦,好的,你的年龄小吧?王香萍回答道:不小了,41了,老头借机认真的
看了看王香萍的脸,王香萍的眼睛不算大,但却是很妩媚的杏仁眼,长长的睫毛,
黑色的眼影,显得很端庄,脸颊上打着薄薄一层粉底,嘴的大小适中,较薄的嘴
唇上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很是性感,说到:41岁还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骗
我呢吧?王香萍笑道:您是张总的叔叔,我哪里敢骗您呀,主要是化妆和穿旗袍
的原因吧,您过奖了。说完,就带着老头熟悉餐厅去了。老头跟在王香萍身后走
着,眼睛却一直在王香萍身上,高挑的身高,乌黑的卷发,红色的丝质旗袍紧紧
的包裹这王香萍的身体,细细的腰间下,圆润上翘的臀部扭动着,旗袍的开气不
高不低,肉色连裤丝袜上部的袜挡边若隐若现,一双包裹着肉色薄丝袜的长腿,
规律的走着,黑色细跟高跟鞋发出咯咯的响声,这样的女人,让老头有些燥热。

    等熟悉完餐厅的各个部位,最后来到女更衣室,女更衣室是一间独立的房子,
通过一条小过道来到更衣室门前,进了门,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扑面而来,味道
里有香水的香味,护肤品浴液的香味,女人身体的体香混在一起,多数男人对这
样的味道感到兴奋,老头也不例外,更衣室里有3 排更衣柜,每排有8 个柜子,
每排柜子中间有一个长条的绒面椅子,更衣室里很干净,每排柜子的尽头有一个
小垃圾桶,里面有一些零食的袋子和一些女人特有的垃圾,还有一双肉色的连裤
丝袜。更衣室里的灯光亮度适中,每排柜子中间有一组双管的白帜灯,三组开关
就在小垃圾桶对着的墙上面,更衣室里没有窗户,只有两组排风扇,发出轻微的
嗡嗡声。

    看完女更衣室,王香萍把老头带到后勤部宿舍,王香萍说:您以后就住这里
吧。老头看了看,这间屋子不大,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对面有一张写字台,上面
有一部电话,写字台旁边有一组同女更衣室里一样的更衣柜,墙上挂着一台空调,
老头很满意,说到:好,谢谢啊,你先去忙吧,我把行李拿过来,收拾收拾。王
香萍听了说:好的,那您收拾吧,我去上班了,有什么事,来餐厅找我就行,说
完,王香萍转身走了。

    老头取来行李,收拾好床铺,躺在床上,点燃一支烟,回想着王香萍的样子,
小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淫秽的神情。

    王香萍回到餐厅,忙碌了一上午,中午下班后,照旧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拿
着洗澡的袋子准备去洗澡,忽然想起新来的老头,便先去后勤宿舍了。来到后勤
宿舍,门是虚掩着的,王香萍没有敲门,在门外问到:张师傅您在吗?老头正在
床边坐着,说到:在呢,进来吧,王香萍推门进来说:张师傅,咱们这里每天下
午2 点到4 点,晚上10点到12点可以洗澡,上午忘了和您讲了,老头看着王香萍,
一边答应着,一边把眼光停在了王香萍穿着拖鞋的脚上。王香萍走后,借着屋里
残留的王香萍身上的香味,老头眼前浮现出的是一双透明脚趾的肉色丝袜包裹在
一双白白的脚上,十个脚趾头上,大红色的指甲油在丝袜的衬托下,格外性感和
诱人,老头的嗓子有些发干了。

    王香萍来到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想:真是个色老头,在我身上看来看去的,
这么大岁数了,真恶心,但是,又一想,张总是集团负责人事的老总,提拔谁他
说了算,老头又是张总的叔叔,我今年都41了,在不找机会调到集团总部工作,
就没有机会了,上次张总来餐厅视差工作时,还特意透露过集团总部行政部经理
快退休了,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否则,只能在下面混了。这个老头,这个岁
数能安排在餐厅工作,与张总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又是亲戚,如果把他照顾好了,
让他在张总面前美言几句,那机会就大多了,想到这些,王香萍心中有了一丝窃
喜。

    老头叫张健,确实是集团张总的叔叔,曾经在老家工厂里做过副厂长,那时
对张总一家也帮过很多忙,和张总家关系走的很近,老头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好
色,当副厂长的时候,利用职务之便玩过不少女人,由于他经常和朋友说他的鸡
巴特别大,他的朋友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张大棒。后来,看了日本的毛片,喜
欢上了丝袜,也喜欢上了强奸,到最后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看到身边穿丝袜高
跟鞋的女人,只要有可能,他都会想尽办法搞到手,利用这些女人的弱点和需求,
胁迫或是诱奸她们,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在50岁那年,被
她胁迫奸污的一个女人报警并抓获了,判了8 年,这次是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
因为没脸回去,这才找到他侄子,只是这一切,王香萍并不知道。

    时间过了1 个月,老头也熟悉了这个餐厅的每个角落,当然,也与餐厅的女
服务员熟悉了,老头在监狱里待了8 年,在加上在高档餐厅工作,每天看着这些
丝袜高跟鞋女孩,早就憋的不行,只是刚来外地,人生地不熟,又没有钱,所以
一直忍着,也试图勾搭过服务员,只是人家根本不用正眼看他这个秃顶糟老头。
更主要的是,老头心理特别想干的,是王香萍,虽然年纪大一点,但是保养的非
常好,而且,王香萍非常有韵味,从见到王香萍第一天,老头就想干死她,只是,
一直没有设计好怎么下手最安全,他可不想再进去了。

    这一个月时间,他始终在观察王香萍的规律,同时,装出一副已经老了的样
子接近王香萍,让她放松警惕,当然,他也利用晚上维修女更衣室的机会,撬开
王香萍的更衣柜,舔闻王香萍的高跟鞋和洗过的丝袜,但老头还是忍住没有射精,
他要把自己憋了8 年的精液,都留给王香萍。

    又过了半个月的一天下午,王香萍像往常一样,洗完澡,换好旗袍和高跟鞋,
拿着一双新的肉色丝袜来到小包房休息,躺在包房的沙发上,王香萍想着昨天下
午集团人事部发的邮件,思绪万千,邮件的主要内容就是要在下个月月初,确定
新的行政部经理人选,这次,有3 个备选人员,条件、人脉都和王香萍差不多,
这让王香萍很着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该怎么办呢?想着想着,手机的闹铃响
了,王香萍中断了思考,打开包房里的灯,发现一个灯泡坏了,王香萍习惯性给
后勤部宿舍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有人接,王香萍看了一下表,皱了一下眉头,
拿起放在傍边的丝袜,这是一双超薄的肉色长筒丝袜,王香萍平时很少穿这种丝
袜,只是今天上午穿的连裤丝袜洗了,新的用完了,这双长筒丝袜是以前在淘宝
买连裤丝袜的时候送的,没办法,应急用的。王香萍坐在沙发上,左脚的脚跟支
在沙发边上,脚趾上翘,双手把一条长筒丝袜套在脚趾上,丝袜到脚跟的时候,
王香萍抬起左腿,双手把长筒丝袜慢慢的拉到大腿根部,只是王香萍没有想到的
是,这一切都在老头的偷窥一下。

    原来,老头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知道王香萍中午下班洗澡、去包房休息,
而且,他还发现,王香萍去包房休息的时候没有穿丝袜,而从包房出来的时候,
是穿着丝袜的,所以,老头断定,王香萍是在包房里穿丝袜的,男人都知道,女
人穿丝袜时候的样子非常性感诱惑,老头一直想偷窥,但是碍于后勤人员除了维
修以外,不能进包房的规定,迟迟不能如愿,今天正好包房有维修,就在王香萍
休息的包房隔壁,老头开始不知道,等修理完,从王香萍休息的包房门口经过,
突然听到了一个特有的声音,王香萍以前得过很长时间的鼻炎,所以,鼻子痒痒,
但是工作的时候,又不可以揉,就只能轻微用力的用鼻子出气来缓解,这时,就
会发出嗯嗯的声音,现在鼻炎好了,但是也养成习惯了。老头正好听到包房里传
出嗯嗯的声音,老头心理一紧,轻轻的趴在包房门缝上往里看,果然,有人在包
房的沙发上躺着,灯关着,很暗,但是,包房除了王香萍以外,没有别的人休息,
这是规定的,在加上这个声音,老头断定里面是王香萍,所以老头就一直在偷窥
也知道灯泡坏了,王香萍虽然没有睡觉,但是满脑子都是升职的事,也没有注意
到什么。直到看到王香萍穿上左脚的丝袜,右脚的丝袜刚刚穿到脚腕上的时候,
老头不失时机的推门而入,吓得王香萍啊的一声,愣住了,老头很有经验,虽然
看到王香萍穿着一只丝袜另一只穿在脚腕的样子太诱惑了,但还是不慌不忙的说
到:哦,王主管在这里休息呀,我不知道包房里有人,对不起对不起,王香萍缓
过神来,刚要发火让他出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故作镇定的说:正好我正要找
你呢张师傅,灯泡坏了一个,你赶紧换一下,马上要上班了,老头说到,哦哦,
好的好的,说着拉过一把椅子,脱鞋站上去,老头伸手去拧灯泡,余光瞄了一眼
王香萍,王香萍为了不走光,只能坐在沙发上不动,这时,老头诶呦一声说:看
我这记性,人上来了,新灯泡忘了拿,王主管,麻烦你递给我吧,王香萍刚要说
你自己拿吧,又觉得不好,刚要起身,想起右脚脚腕的丝袜还没穿好,正尴尬的
时候,老头说到:哦,对不起啊,你先把丝袜穿好了再拿,王香萍知道老头已经
看到了,犹豫了一下,本来,对于王香萍这个年龄的女人来说,丝袜是很私密的
衣服,这也是老头一直没有捡到王香萍穿过的旧丝袜的原因,更不用说当着面穿
丝袜了,但是,又一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这是个老头了,虽然知道这个
老头挺色的,但是他也就过过眼瘾了,想到这里,她没有说话,盖这旗袍尽量快
速的把右脚的丝袜往上穿,老头斜这眼睛,看着心理痒痒的,真想现在就扑上去
干死王香萍,但是,他知道,现在这样做的后果,所以,努力让自己平静,但是,
他的大鸡巴还是有了变化,裤子裆部有一点突出了。

    王香萍穿好丝袜,穿上高跟鞋,从老头的工具包里取出灯泡,转身递给老头,
现在椅子上的老头与王香萍的高度差正好是裤裆的突出位置在王香萍的嘴前,王
香萍吓了一跳,啊的一声退了一步,老头心中得意,但嘴上装糊涂的问:怎么了
王主管?王香萍被问得没法回答,红着脸说:嗯嗯,没事,顺手把灯泡递给老头,
说了一句,快点换好,回后勤部,要上班了,说完转身走了。

    老头换好灯泡,回到后勤宿舍,闭着眼躺在床上,刚才看到的景象又浮现在
眼前,丰满的乳房撑着旗袍,白色的半透明蕾丝三角内裤,超薄的肉色长筒丝袜,
加上穿丝袜时的动作,还有最后对着裆部突起的那一幕,老头的大肉棒有开始膨
胀起来。这时,老头的手机响了,是张总打过来的,老头平静了一下,接听了电
话:喂,电话里传来张总的声音:表叔,在餐厅工作还习惯吗?习惯,挺好的,
你放心吧,老头说到。张总接着说:表叔,下个月要从餐厅选拔行集团总部的行
政部经理,特别忙,等我忙完了这事,就去看您啊。老头一听,忙问到:从餐厅
选拔,什么人有资格呀?张总笑了笑说到:怎么,您也想提拔呀,哈哈哈哈。老
头也哈哈的笑了笑,不过您在的那个餐厅还真有一位候选人,叫王香萍,是那里
的主管,老头听到这里,眼前一亮,不动声色打开通话录音说到:哦哦,是王主
管呀,她不错呀,挺能干的,这次有希望吗?张总打趣的说到:是呀,得到您的
认可,错不了,哈哈哈,您的意见我必须认真执行啊,老头听到这里赶忙关掉录
音,随后又聊了些家常,就挂了电话。打完这个电话,老头自言自语到,真是天
助我也呀。

    老头仔细的想着,王香萍平时看着很保守很正经,但从她的韵味,内裤和高
跟鞋的款式看,应该是个很闷骚的女人,而且,又听说王香萍离婚了好几年,为
了孩子,期间也没有再找,如果再用提拔的事情利诱,肯定可以得手,想到这里,
老头心中一阵窃喜,他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就干王香萍。

    时间还早,老头起身来到女更衣室,员工都在上班,里面没有人,王香萍的
更衣柜在最里面的第一个,老头就把另外两组灯的镇流器拔了,这样,整个更衣
室里,只剩下王香萍更衣柜上面的一组灯了,弄好了灯,老头又来到浴室,洗了
个澡,回到后勤宿舍。时间到了晚上10点,员工开始陆续下班了,老头趴在宿舍
的窗户里向外看,员工下班去更衣室的通道,正好经过宿舍窗户前,老头有些焦
急的看着,这时,王香萍从餐厅那边有了过来,老头心想,不好,她现在下班,
这么多员工,没法下手,就走到宿舍门外抽烟,王香萍走过来,看到老头,打了
一声招呼,老头忙说到:王主管呀,有个事我想和你说一下,王香萍看了一眼老
头,敷衍的说到:哦,张师傅,有什么事,明天上班再说吧。说完就要走,老头
说到:是关于你提拔到总部的事。听到这句话,王香萍心理一阵,忙转身问:这
个事你怎么知道的?张总是我外甥,今天他给我打电话询问了你的情况,老头说
到。王香萍有些差异的问:张总向你询问我的情况?不会吧?老头笑了笑说:怎
么,你还不知道呀,我就是张总派来做这件事的,听完这句话,王香萍更是惊讶
的说不出话,老头接着说:这里人多,你到屋里来吧,我告诉你这次选拔的事,
王香萍愣了愣,说:哦,这么晚到屋里不方便,要不去餐厅包房里说吧。老头听
了,心中窃喜,拖延时间的目的达到了。两个人来到包房,老头瞎编乱造说起来,
时间已经快11点半了,这时,王香萍的手机响了,是值晚班的人员打来的,包房
很安静,老头可以听到王香萍手机话筒里说的内容:王主管,我是值晚班的刘畅,
您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王香萍说到:没事了,餐厅还有人吗?没有了,
所有的灯都关了,电话里说。王香萍说:好的,你走吧,我马上也走。王香萍在
打电话的同时,老头色咪咪的眼睛不停的在王香萍身上游走,说话的嘴唇涂着大
红色的口红,一对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旗袍的开叉里,一双雪白的大腿,肉色长
筒丝袜在灯光下,闪着水晶般的亮光,大腿根部的袜口尤其性感,黑色漆皮的细
跟尖头高跟鞋衬托这脚背,老头心中想到,一会儿老子非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干
你一宿不可,也让你尝尝我大鸡巴的厉害。正想着,王香萍的电话打完了,老头
说到:不早了,王主管放心,我会和我侄子说,就提拔你了,他要是不听话,我
就揍他,哈哈。听了老头的话,王香萍也赔笑到:呵呵,那就谢谢您,让您费心
了,要是真成了,我一定好好感谢您。说完,两人起身,王香萍直奔更衣室,老
头则假装回后勤宿舍,王香萍进了女更衣室,脑子里想着老头的话和老头与张总
的电话录音,非常高兴,进门后只是回手把门一带,并没有关好更没有锁上,王
香萍看了看坏了的灯,自言自语到,今天真是好日子,就连灯也是,就我那组灯
好着,说着来到更衣柜前。老头看王香萍进了更衣室关了门,便跟了过去,走到
门前,发现门只是虚掩着,心中大喜,轻轻推开一道门缝,侧身进去,回身再把
门轻轻的推上,在把门上的插销慢慢的插好,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里面更衣柜
旁边,伸头望去。

    只见王香萍已经脱掉了旗袍上半身,白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挺拔的乳房,王
香萍坐在长椅子上,脱掉高跟鞋,再慢慢脱下旗袍,白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很小,
可以清楚的看到阴毛,王香萍站起身,把旗袍挂在更衣柜里,从更衣柜下面取出
拖鞋放在长椅子下面,转身脱掉左脚上的高跟鞋,抬起左腿把脚踩在椅子上,双
手从大腿根部两侧向下搓卷丝袜,鼻子不时地发出嗯嗯的轻声,王香萍的更衣柜
在长椅子的右边,所以,王香萍正好背对着老头偷窥的方向,虽然距离老头不过
两步的距离,也没有察觉,王香萍随着丝袜下卷,身体也在向下弯曲,臀部自然
撅了起来。

    老头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一个健步过去,左手抱住王香萍的腰,右手
中指顺着内裤中间的缝隙一下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王香萍先是回头一惊,接着
就啊一声大叫,同时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老头紧紧的抱住王香萍的腰,中指在
王香萍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王香萍被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弄蒙了,脑子一片空
白,除了嘴里低沉的哦哦嗯具具嗯嗯具的呻吟和鼻子发出嗯嗯的轻声,身体没有
任何的反抗,任凭老头的粗糙的中指在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老头在抽插了同时,
一直盯着王香萍的表情,王香萍微闭着眼睛,大红的嘴唇微撅,发出具具的呻吟,
王香萍的阴道里也被老头抽插的湿润了。这时,王香萍神志恢复了一些,回头说
到:你,你要干嘛?老头看着王香萍,色色的说:都插你5 分钟了,还问我要干
嘛,嘿嘿,小穴舒服吗?老头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插王香萍的阴道,王香萍挣扎
着说到:你不要具具这样,嗯嗯放开我,不然我报啊啊警了,快快停下哦具具,
老头说到:好呀,我帮你提拔,你还要报警抓我,看我今天怎么干死你。说着,
左手一把扯下王香萍的内衣左边的肩带,左手顺势伸进王香萍左边的内衣里,握
住王香萍的乳房,一边揉一边说:骚货,你的乳房真软啊,真他妈舒服,老头揉
乳房的同时,食指摩擦王香萍的乳头,啊不不不要具具,王香萍本能的呻吟和无
谓的抵抗,只能更加激发老头的性欲,此时的王香萍,在老头对乳房和阴道双重
刺激下,身体已经不争气的投降了,乳头变硬,阴道非常湿润,老头看时机已到,
拔出右手和左手配合,熟练的解开并脱掉王香萍的内衣,然后双手从后面握住王
香萍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听着王香萍啊啊不具具的呻吟,老头说:哼哼,舒
服吧,叫吧骚货,今天非操死你不可,王香萍摇着头说着:哦哦不不,不要啊,
放开我。老头根本不理会,用力揉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王香萍的乳房,嘴里说着
:给我趴在椅子上吧你,同时,双手按着王香萍的双肩,王香萍被推压在长椅子
上,双手撑在椅子上,双膝跪着,老头站在地上,双手在王香萍的屁股上肆意的
抚摸,一边欣赏这王香萍的阴唇、阴蒂、阴道和屁眼,老头边欣赏边说到:这屁
股真棒,真他妈欠操,王香萍哀求到:不要啊,饶了我吧,放我走吧,啊具具具
嗯嗯啊哦具,王香萍还没说完,老头已经把王香萍的阴唇含在了嘴里,舌头伸进
王香萍的阴道里了。

    老头双手扒这王香萍的屁股,呲溜呲溜的吃着王香萍的阴唇,吃了一会儿,
舌头开始在阴蒂阴唇屁眼三点一线来回的舔,同时,右手中指插进阴道里面抽插,
王香萍已经被老头挑逗的不行了,敏感的阴蒂已经立起来,每一次与老头的舌尖
碰触,都异常兴奋,使得阴道里面的水也多了很多,嘴里也不住的呻吟着:嗯嗯
啊不哦哦不要了嗯嗯不啊啊哦,老头把舌尖顶在王香萍的屁眼中间,舌吻起来,
王香萍又害羞又兴奋的叫着:哦不不不要舔那里哦具具不要具,老头抬起头,问
到:不要我舔哪里呀,说出来,我就不舔了,说完,又舌吻起来,王香萍听了,
害羞的说:啊啊嗯就是那里哦具,老头又抬头问:哪里,说出来,不说出来我就
插进去了,王香萍一听要插屁眼,吓得忙说:不不我说我说,不要,舔我,屁眼,
啊具具哦具,王香萍话音刚落,老头又使劲的舌吻王香萍的屁眼了,又玩了一会
儿王香萍的屁眼,老头站起来,走到王香萍侧面,用左手掏出自己的大鸡巴,右
手中指又插进王香萍的阴道里抽插,左手抓起王香萍的左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
王香萍一直微闭这眼睛,突然感觉到自己握住了老头的大鸡巴,啊的一声,阴道
里涌出一股水来,老头一边用王香萍的左手撸自己的大鸡巴,一边抽插王香萍的
阴道,同时说到:骚货,这么喜欢大鸡巴呀,一摸到鸡巴就流水,我的大鸡巴今
天要干死你操死你哈哈哈。

    王香萍确实被老头弄得很兴奋,毕竟对于一个41岁又多年没有性生活的女人
是很渴望做爱的,而且,恰巧今天又是王香萍例假结束的第3 天,女人例假前后
几天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候,加上老头调教女人的丰富经验和被提拔的希望,以及
第一次被一个老头肆意的舔吻自己的的阴部和从未被舌吻过的屁眼,非常的羞辱、
紧张和心理上的痛苦,如此多的因素交织在一起,最终转化成了无奈的兴奋。老
头很有经验,他通过王香萍的反应,已经确定这个让自己垂涎已久的猎物被自己
征服了,便开始了对王香萍肆无忌惮的


[ 本贴最后由 jinggangmao 于 2017-06-21 11:3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