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一)

           --会议-- 七月一日 星期五

    冯可依几乎一夜未睡,每当翻一下身,阴户里便传出一股怪异的感觉,似在
提醒她,里面正被一根巨大的电动假阳具塞满着。清晨比平时来得都晚,当第一
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时,冯可依晃晃晕乎乎、但毫无睡意的脑袋,爬了起
来。

    没什么胃口,权当填饱肚子地吃了一小块三明治、喝了一杯牛奶,冯可依瞅
着桌子旁的手机发呆。整整一夜,雅妈妈都没有打电话过来,惊惶不安的冯可依
愈发坐不住了,就在她拿起手机想询问一番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连忙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雅妈妈满怀歉意的声音,“可依,起来了吧!真
是对不起,还是没联系上天星,我派人去过他的住宅了,可惜没人,估计这家伙
喝多了,在外面过夜。”

    “怎么会这样……”冯可依喃喃地说着,心中充满着失望。

    “可依,我再接着找,一有消息就通知你。”雅妈妈的声音满是疲惫,好像
一宿未睡似的。

    “雅妈妈,拜托你了,无论如何,十点前一定要找到他啊!十点整我要参加
一个会议。”雅妈妈传递给她的是最坏的消息,可毫无办法的冯可依只能把希望
寄托在雅妈妈身上。

    难道就这样去公司吗……坐在梳妆台旁的冯可依问镜子里的自己,今天的会
议非常重要,她必须出席,因为她要在今天的会议上,就情报体系改良提案向名
流美容院的审核组做详细说明。

    阴户里插着电动假阳具去上班、参加会议,太下流了,啊啊……好羞耻……
原本因找不到朱天星而沮丧的心情变得兴奋起来,在紧贴阴户的内裤上,开始浸
出一大块濡湿的污迹,冯可依低下头,瞧着内裤上爱液渗出的痕迹蹙起眉头,一
边站起来,向浴室走去,一边羞惭地想,起床时还没有呢!只是想想那些事,便
湿成这样了……

    站在浴室里的全身镜前,冯可依把内裤脱下来,阴蒂因缩在上面的荷包锁的
重量垂了下来。从卧室到浴室,才短短的几步距离,只是迈动脚步这么轻柔的动
作,被荷包锁拉扯的阴蒂微微摇动着,腾起一阵舒爽的快感。冯可依忽然觉得自
己过于敏感的阴蒂很讨厌,总让自己产生感觉,又觉得快感很无情,不问时间地
点,不管自己想不想要,一有机会就从身体里蹿出来。

    冯可依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E罩杯的巨乳美艳绝伦,无论是颜色,还是形
状都美得无可挑剔,纤细婉柔的腰肢、修长结实的双腿、浑圆挺翘的臀部更是不
遑多让,恐怕一般的女人拥有其中一项便会乐得找不着北,可自己竟然全部集齐
了。而最令冯可依欣喜自得、看个不够的还是挂上银环的阴户,现在银环不在,
取而代之的是四个小巧精致的荷包锁,看起来更加性感、淫靡,充满了魅惑。

×××××××××××××××××××××××××××××××××××

    在去公司的路上,每当迈动一下脚步,大腿内测不可避免地碰触上阴户,使
塞在里面的电动假阳具一跳一跳地晃动着,虽然幅度很小,但那微妙的感觉却异
常清晰地传递给冯可依,引逗着羞耻心,不知不觉地又溢出了爱液,感到一种既
愉悦又令她烦恼的快感。

    出发前就预感在上班途中会湿得很厉害,冯可依特意在内裤里面垫了一块卫
生巾,可爱液就像止不住似的汹涌地溢出来,透过卫生巾,濡湿了内裤,冯可依
又是羞惭又是不安,快步向公司走去。

    道路上偶尔有卡车呼啸而去,一听到“呜呜”的马达声,冯可依便条件反射
地缩缩脖子,紧张起来,想起了雅妈妈说的卡车上可能会有使电动假阳具误启动
的无线装置。

    拖着酥软的双腿,冯可依好不容易来到了名流美容院总部大厦,在去特别行
动小组室之前,她先奔洗手间而去,把湿透了的卫生巾取下,换上了一条新卫生
巾和内裤。

×××××××××××××××××××××××××××××××××××

    冯可依又看了一次手表,指针指向九点五十分,会议马上要开始了。焦虑不
堪地等了一上午,还是没有等到雅妈妈的电话,冯可依暗叫不妙,看来雅妈妈还
没有联系到朱天星,她只能以阴户里插着电动假阳具这副下流的姿态去参加会议
了。

    与会者基本都到齐了,只差审核组和去迎接的张维纯、李秋弘。冯可依坐在
座位上,心不在焉地看着提案,心里突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不由双手合十默
默祈祷,“保佑保佑,千万不要出现什么乱子,让会议顺利地结束吧。”

    会议室的门口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张维纯和李秋弘陪伴着总计五人的审核组
走了进来。

    审核组组长坐在环形会议桌的主位上,环顾了一下参加会议的人员,对坐在
他对面的张维纯点点头,严肃地说道:“开始吧。”

    张维纯用同样严肃的语气说道:“先请特别行动小组李秋弘组长简要介绍一
下二次提案的概况,然后由提案编制人员冯可依做详尽说明。”

    坐在冯可依旁边的李秋弘皮笑肉不笑地瞄了一眼她后,便从座位上站起来,
谦恭地向审核组鞠躬致敬,然后把腰杆挺得直直的,有条不紊地讲述起来。

    李秋弘眼中闪烁的莫名的笑令冯可依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一下子紧张起
来,感到他似乎看出了什么。李秋弘以他一贯的富有磁性的声音讲述着,手臂恰
到好处地摆动,发挥着肢体语言的妙处,引得审核组成员纷纷注目,投以赞赏的
目光。而冯可依却如坐针毡,觉得李秋弘今天特别兴奋,不是以往淡定的风格,
心中不由越来越担心了,生怕他知晓自己阴户里不能见人的秘密。

    李秋弘之后便轮到冯可依了,冯可依连忙收摄心神,向审核组礼貌地鞠了一
躬,走到会议桌右端的电子屏幕前。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裙打扮的冯可依像一个站
在神坛上的人民教师,拿着细长的教鞭在电子屏幕上指指点点,用温婉的声音娓
娓说明着新情报体系的亮点和投入使用后根据调研得来的市场涨幅情况。

    嘿嘿……明明是个骚穴里插着电动假阳具的骚货,却装出优雅的样子,一本
正经地站在台前,可依啊可依,你还有脸讲解!真不知羞耻啊!你的位置应该是
在床上,撅起屁股让男人们操,而不是待在上等人士聚集的这里……瞧着在电子
屏幕前,侃侃而谈改革名流美容院、制定发展方向的冯可依,张维纯感到一阵好
笑,回想着昨晚冯可依骚淫的样子,亢奋的心中开始鼓荡着淫虐的冲动。

    手插进到裤兜里,摩挲着雅妈妈交给他的电动假阳具的遥控器,死死盯着冯
可依的张维纯情不自禁地嘴角一勾,露出淫笑。

    昨晚从雅妈妈手里接过遥控器时,雅妈妈特意强调不能把档位调太高,必须
让冯可依完成名流美容院委托的工作。张维纯深刻理解这点,万一冯可依当众出
丑的话,被羞辱的可不是冯可依一人,还有代表名流美容院决策层意志的审核组
成员。张维纯更清楚,出事后,操纵遥控器的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张维纯还记得雅妈妈绽开桃李为之一黯的笑脸,娇笑着建议他最高把遥控器
调到中档,不用太强烈,让冯可依保持住兴奋的情绪和愉悦的快感即可。张维纯
当然是拍着胸膛满口答应,同时对看起来很风骚的雅妈妈大感兴趣,寻思着能不
能占占便宜,或者干脆弄上床去。也许他表现得太随意了,被阅人无数的雅妈妈
看穿了,雅妈妈淡然地说了句双关语--别胡来啊!

    虽然语气还是娇媚柔腻,但盯在自己脸上、有如针刺的寒光却令张维纯一下
子惊醒过来,收起对雅妈妈的轻视,感到这个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女人才真是
可怕。离开雅妈妈后,他马上给张真挂电话,询问雅妈妈的底细,结果被张真甩
了句--你要是想被装进麻袋扔进大海里,那就去招惹雅妈妈吧!

    听到张真的警告,张维纯不寒而栗,面如土色,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清
醒地认识到,能做黑暗世界在现实中的延伸--色情俱乐部的妈妈桑,怎么可能是
简单的人呢!自己这个中型企业的部长只怕在雅妈妈眼里,连个渣都算不上。

    想到这儿,张维纯不禁恨起冯可依来,要不是他偶然发现冯可依就是月光俱
乐部的莉莎,一门心思想怎样利用这个把柄,把冯可依弄到手,好好地爽一次,
也不会方寸打乱,被冯可依搅乱了心神,以致一贯谨慎、善于揣摩上司意图的他
竟然鬼迷心窍,对雅妈妈起了色心,以致对方不悦、出言警告。

    雅妈妈恐怕对我是深恶痛绝了,张真呢!只是利用我,关键时刻绝对不会为
我说话,看来我只能兢兢业业地为他们做事,绝对不能出一点纰漏啊……

    之前张真向他摊牌时,张维纯便对把魔手伸向冯可依的黑暗组织心生惧意,
不过这也没有压住他对冯可依的色心,感到以冯可依的淫荡,操一次没什么大不
了的,黑暗组织不会在意的。可现在,被雅妈妈警告过的张维纯不那么想了,直
觉告诉他,如果他悖逆了黑暗组织的命令,敢擅自对冯可依下手的话,张真提点
他的话绝对会变为现实。

    如果能真刀实枪地操一次就更好了,不过能详尽地看到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堕
落的全过程也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啊……有些沮丧的张维纯想到自己虽然被严令
不能侵犯冯可依,但阴差阳错下成为黑暗组织的外围分子,在引诱冯可依使其堕
落的一系列计划中也算担任了蛮重要的角色——受张真指挥,负责在公司里玩弄
冯可依,便开始高兴起来。

    差不多可以启动电源了,嘿嘿……插进裤兜里的手轻轻一推电源开关,冯可
依阴户里的电动假阳具被张维纯启动了,开始以最低频率震动起来。

    “因此,根据现在客人们的利用效率判断,今后……啊……”突然,电动假
阳具震动起来,虽然力度不强,速度也不快,但被塞得满满的阴户里陡然腾起一
阵快感,猝不及防下,冯可依呻吟了一声出来。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它会自己动起来?啊啊……不要再动了,大家都在看我
呢……冯可依看到营业统帅部部长余沢成和网络营销部部长张勇等人纷纷用奇怪
的目光开看向自己,脸腾地一下红了,感到一阵强烈的羞耻。

    “对不起。”冯可依歉意地向审核组鞠下躬,继续讲解道:“今后必须要走
高端的路线,为了使名流美容院远远抛下与其他公司,差别化战略势在必行……
啊啊……面向年轻女性的店铺,面向男性的店铺……啊啊……需要分开设置,在
经营策略上要设计不同风格的商标。”

    张勇担心地看向冯可依,不明白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冯可依为什么会如此
失态。

    嘿嘿……爽吧?可依……见冯可依时而梳拢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来掩饰发出呻
吟的尴尬,时而像尿急那样夹紧双腿抵御电动假阳具带给她的快感,张维纯目光
炯炯地看着就像突然患上了多动症的冯可依,眼里射出宛如小孩子得到一件期盼
已久的玩具那样兴奋的寒光。

    张维纯曾经是个狂热的遥控玩具车迷,现在年纪大了,不怎么玩了,但年轻
时也算一位特技遥控车高手,即使是左右回旋那样有难度的动作,只凭借着简易
的操作杆,便能只靠手指的触觉做出直角拐弯这样漂亮的动作。

    张维纯特别喜欢操纵玩具车的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有时,因为动作过大,
或没反应过来,炮弹一般飞出的玩具车撞在护栏上,摔个稀巴烂,他也不惋惜,
反倒感到一种破坏的快感。现在,他操纵着电动假阳具的遥控器,控制冯可依淫
荡的反应,这种感觉简直跟当年玩遥控玩具车一模一样,张维纯不禁眼冒精光,
容光焕发,感到一种无比爽快的快感。

    谁能想到像一名神圣的教师一样站在电子屏幕旁、面向审核组讲解提案的美
丽女白领,阴户里竟然插着一根正在震动的电动假阳具呢!张维纯一边不断切换
着遥控器的档位,玩的不亦乐乎,一边想象着电动假阳具下流地旋转着龟头,在
冯可依的阴户里震动旋磨的样子,感到没有什么比操纵这个看起来端庄优雅、其
实此刻正在羞耻心和兴奋感下承受快感冲击的美女属下更好玩的事了。

    冯可依注意到特别行动小组室的成员,包括配合工作算是半个成员的余沢成
和张勇都在以一副很担心、很温柔的眼神看过来,似乎自己一旦出现什么严重的
状况,他们便会第一时间冲上来保护她。只有李秋弘阴不阴阳不阳地看向她,眼
光中充斥着耻笑,像是在看自己笑话。而张维纯色迷迷的眼神则令她惊惶,太肆
无忌惮了,一点也不担心被自己发现。

    至于审核组的成员们,互相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每个人脸上都是惊愕的
表情,冯可依自嘲地想,估计他们从未见过精心准备答辩的对象会像自己这样,
宛如得了急症似的,时不时地呻吟几声,其实却是忍不住快感的侵袭,不受控制
地发出羞耻的声音。

    就这样,冯可依一边沐浴在种种不同的眼神下,一边拼命忍耐着插在阴户里
面的电动假阳具那时轻时重、时快时慢的震动和旋转。渐渐的,一股快要泄身的
感觉从身体里蹿了出来,绯红的脸蛋不由花容失色起来,要不是这次答辩非常重
要,冯可依好想现在就扔下教鞭逃掉,只能狼狈不堪地继续讲解着。

    嘿嘿……想泄吧!淫荡的可依,现在还不是让你泄的时候……瞧见冯可依夹
紧双腿、扭动腰肢的动作陡然密集起来,呻吟声的间隔也越来于短,张维纯连忙
关掉了电源启动开关,等待着讲解快要结束的时刻。

    终于停下来了,好险啊,差一点就当众出丑了……冯可依不禁大感庆幸,就
在她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即将在快感的冲击下到达高潮时,电动假阳具突然停了
下来。不确定电动假阳具会不会再次启动,冯可依实在不想体验那种令她绝望的
快感了,连忙加快讲解速度,想在电动假阳具启动前讲解完毕。

    马上要讲完了吧!嘿嘿……可依,你的快乐时间到了……等得不耐烦的张维
纯终于等到了解说快要结束的时刻,开启了电动假阳具启动电源,一下子把档位
调到中档。

    “综上所述,将没有竞争力的综合式店铺一分为二,独立设置层次较高的男
子专门或女子专门的会所式店铺,新顾客层的开拓必将成为现实。啊啊……我的
说明就到这里,请……啊啊……各位专家指正。”终于解说完毕的冯可依向审核
组匆匆鞠了一躬,便踉踉跄跄地回到座位上坐好。

    “好了,先休息十分钟吧!正好我们也要商量一下。”审核组组长和善地朝
她点点头,虽然冯可依的状态非常不好,发言吞吞吐吐,但整个报告还是有不少
亮点,令本来不悦地皱起眉的审核组组长重新舒展了眉头,对冯可依的印象有了
一些改观。

    快点停下来啊,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泄了……冯可依都不敢把臀部坐实,身
体如筛糖般颤抖,双腿用力地夹紧着阴户,腰肢不受控制地扭动着,心中又是羞
耻难当又是兴奋激昂,一波波强烈的快感以阴户为中心,快速地全身辐射而去。

    是因为卡车的无线装置吗?早知道这样,我把手提包拎过来就好了,或者装
在兜里也行啊……想到要是遥控器在手,轻轻一按便可以避免自己出丑,冯可依
不由异常懊悔。

    呀啊……信号怎么这么强!那下流的东西都到最高档位了,不行了,忍不住
了,我要泄了……额头上开始渗出细汗,脸颊绯红如血,把头部靠在桌子上、拼
命忍耐快感的冯可依连忙捂上嘴巴,堵住火热的呻吟声。

    “可依,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张勇好像很担心似的,来到冯可依身边问
道。

    “没……没什么,我没事,应该是昨晚太紧张了,啊啊……没睡好,现在头
有点疼。”冯可依抬起头,不敢看他,心里为张勇关心她而感激,更加为编造谎
言骗他感到羞耻。

    “你的脸很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张勇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没有啊,谢谢你,张部长,我真的没事,你回去吧。”冯可依不由焦躁起
来,撵张勇回去。

    冷眼观望的张维纯听到冯可依的谎话,心里发出一阵冷笑,插在裤兜里抓着
遥控器的手用力一推,把档位调到最强。

    “啊啊……啊啊……”响亮的呻吟声发出一半便戛然而止,冯可依把头搭在
桌子上,一手捂嘴,一手放在膝盖上用力握着。

    反正她讲解完了,让她在座位上泄就不算违背雅妈妈的命令了!嘿嘿……可
依,泄了吧!当着这么多人到达高潮,很羞耻,也很爽吧……瞧着冯可依像疟疾
发作时那样抖颤身体的样子,张维纯发出一阵无声的淫笑,知道冯可依被他手中
的遥控器带上了高潮。

    “可依,可依,真的没事吗?你倒是说话啊!”张勇一脸焦急地把手搭在冯
可依的肩头上,用力地摇动着。

    正在被宛如巨浪般袭来的高潮冲击的冯可依没有说话,紧紧地捂住嘴,生怕
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发出火热的呻吟声。

    笨蛋,这个时候让她说话,嘿嘿……你想听她叫床吗……张维纯不怀好意地
想着,张口对张勇说道:“张部长,没事的,让可依休息一会吧!放心吧,我会
看着的。”

    张勇略作迟疑便回到座位上去了,张维纯稍微等了一会儿,见冯可依双肩抽
动的幅度开始减弱,便知道高潮最猛烈的冲击已经过去了,于是探出脖子,越过
李秋弘,装作关心地向冯可依问道:“可依,为了准备今天的发言稿,昨晚一夜
未睡吗!以后不要这么拼了。”

    勉强可以说话的冯可依只能顺着张维纯的话往下说,“谢谢张部长的关心,
以后不会了。”

    张维纯赞许地点点头,随后把裤兜里的遥控器关掉,一本正经地说道:“因
为第一次提案没有通过,翟总很恼火也很重视,希望你尽快和总公司信息部的同
事碰头,做一下情况说明。本月六号,总公司要召开部长级以上会议,翟总的意
思是让你七号回总公司一趟。可依,在汉州待了有三个月吧!正好借这个机会回
去看看。”

    “好……好的。”声音绵柔抖颤,连冯可依自己都能感受到此刻发出的声音
与她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就像是撒娇时的腻声呢喃,偏偏所对的对象还是她很讨
厌的张维纯。于是羞惭有加的冯可依连忙把脸扭过去,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一颗
心仿佛要跳出来那样剧烈地跳动着。

    张维纯几乎是屏住呼吸地瞧着扭过潮红的脸颊、回答自己问话的冯可依。瞥
了自己一眼后,她便羞涩地把眼帘垂下,不敢看自己,但眸中湿润的双瞳、流转
出朦朦胧胧的眼波,看起来都是那么娇艳妩媚,根本掩饰不住获得极大的满足后
充斥着慵懒、彰显着淫荡的表情。张维纯死死地盯着冯可依美丽的侧脸、樱红的
嘴唇,一股欲火腾地一下从身体里蹿出来,裤裆里的肉棒已是坚硬如铁。

    张部长怎么一直盯着我看,他看出来了吗……冯可依心如鹿撞地猜测着,想
看看其他人是什么反应,便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抬起头,向与会的众人点点头,
歉意地笑笑。

    大家怎么怪怪的,他们都看出来了吗!好羞耻啊,他们一定看出来了……脸
颊宛如被针刺似的,更觉火辣了,冯可依发现所有人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看她,就
连审核组成员也是,在讨论的间隙不停打量自己,还不时笑几声。一时间,感到
淫事暴露的冯可依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浓烈的羞耻感便如浇上油的烈火,一下
子燎到极致,在大家的睽睽众目下,阴户深处一阵抽搐,又到达了一次小高潮。

    休息了十分钟后,会议重新开始,一直低着头的冯可依不时呻吟几声,阴户
里的电动阳具时断时续,没过几分钟便启动一次,频率也是忽高忽低,值得幸运
的是,都集中在中低档,高频震动的档位一直没有被激活。冯可依拼命地咬紧牙
关,忍耐着一波未落一波又起的快感,无比强烈地期盼着会议快点结束,心中不
断给自己加油,忍住,一定忍住,都出了一次丑了,决不能再来一次了……

    张维纯一直在观察着冯可依,根据她的反应操纵着遥控器,把她控制在始终
处在高潮边缘的状态。脸上不时浮起淫笑,兴奋得直喘粗气的张维纯乐此不疲地
欣赏着冯可依敏感的身体反应、又羞又臊的表情,情不自禁地把手放在桌下的裤
裆上,不为他人察觉地摩挲着硬得不能再硬、亟待射出来泄火的肉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