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十)

        --美臀淫肉桌腿-- 六月三十日 星期四

    一进入贵宾房,雅妈妈就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姑娘们,抓紧时间,找到自
己的位置,贵宾们就要来了。”

    不是我一个人啊……杂乱的脚步声传进耳里,冯可依竖起耳朵听着。

    “莉莎,你跪在这里。”

    被雅妈妈领着,上前走了两三步,转了半个身,然后,膝弯一痛,被踢了一
脚,冯可依会意地跪下去,感到膝盖上一阵柔软,心想,地上应该铺了绒毛很长
的地毯吧……

    接着,感到颈部一重,被雅妈妈掐着向下摁去,随后,臀部被用力拍了一巴
掌,冯可依便以向后高撅臀部、上身深伏、脸颊贴在地毯上的下流姿势跪好。头
部周围传来一阵女人喘息的声音,同时,不时有火热的呼吸喷在脸,冯可依脑海
里浮现出四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儿头头相连、对称地跪伏在在雪白长毛的地毯上,
拼成一个人体X形的样子。

    雅妈妈见冯可依跪好,便向朱天星要来一个脚枷,把两端附有海绵软套的脚
镣扣在冯可依的双脚上。脚枷中间是长度五十厘米的铁棍,就这样,冯可依劈开
的双腿便合不上了,被脚枷牢牢地固定住,锁上四个荷包锁的阴户和宛如菊花的
肛门完全露了出来。

    “天星,把桌面放上去吧。”

    四个女孩儿像冯可依想象的那样,以几乎挨在一起的头部为中心,在等距离
的四角各撅起着一个浑圆美艳的臀部。朱天星和几个安保人员合力,把一块很厚
的正方形玻璃砖桌面放在女孩们高高撅起的臀部上面。

    雅妈妈话音刚落,冯可依便感到一个很凉、很重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臀部上,
不由想到,搁在我屁股上的是桌面吧!好羞耻啊!这就是雅妈妈说的美臀淫肉桌
面吧!我的屁股就是桌腿……

    四个浑圆挺翘的臀部和厚重的玻璃砖组成了一个无比淫靡的台桌,在支撑玻
璃砖桌面的四角、女孩儿们高高撅起的臀部上,只有冯可依的阴户被锁上了荷包
锁,其余戴着金色狗项圈的三个女孩儿都被剃光了阴毛,粉嫩滑润的肉缝在汩汩
溢出的爱液浸润下,显得娇艳欲滴,愈发引人垂涎,就像盛开的淫花,只待贵宾
们来赏玩采摘。

    “你们四人是一个整体,共同支撑桌面,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谁乱动,
导致桌面倾斜,把桌子上的东西弄倒了,使贵宾们不悦,我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记住,我不是开玩笑,都给我小心点,你们四人负连带责任,无论谁出了问题,
其余三人也要受罚。”

    在雅妈妈训话的时候,装饰花束和一些糕点、零食被陆续摆放上去,然后是
一些餐具、酒具。渐渐的,以冯可依她们充满魅惑的臀部做为支腿的桌面上便摆
满了招待贵宾的酒水食物。

    “莉莎,哪怕是告别式,你也不例外,如果出现问题,我一样会狠狠地惩罚
你的。别打算轻松躲过,最轻的惩罚便是把钥匙交给贵宾们,让他们随意享用你
身上所有能插入的地方。不想给老公戴绿帽子吧!那就加倍小心,维持住这个姿
势不动吧。”雅妈妈一边警告着冯可依,一边时而打她的臀部,时而伸出手指,
在紧缩得不露一丝缝隙的肛门上摩挲着。

    怎么会这样,惩罚太严厉了……冯可依想要抗议,想要甩开雅妈妈的手指,
可又怕身体乱动把桌面弄歪,只好咬紧牙关忍耐着。

    “贵宾们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雅妈妈最后嘱咐一番,在这期间,她
的手指一直没离开冯可依的肛门。就在门口传来脚步声时,雅妈妈用力一扯锁在
冯可依阴蒂上的荷包锁,然后站起来,笑靥如花地向贵宾们迎去。

    被雅妈妈捉弄地狠拉一下荷包锁,阴蒂上随之腾起一阵宛如电流奔窜的强烈
快感,冯可依吁吁娇喘着,努力控制溢出爱液的身体不摇晃起来。

    “欢迎光临,里面请。”

    “哦……雅妈妈,很华丽的桌子啊。”为首的一位贵宾满意地打量着被四个
美臀支撑起来的桌子。

    “勉强还能入眼吧!咯咯……请坐,请坐,挑喜欢的姑娘坐吧。”

    听着雅妈妈和贵宾的寒暄,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想象着贵宾们色迷迷地看她臀
部、看她阴户、看她肛门的样子,,心中不由对一会儿将要发生的羞事充满了期
待,感到火热的肉缝深处一阵抖动,又溢出了一溜爱液。

    耳边传来旁边的女孩儿们纷纷发出的不规则的娇喘声,臀部上静止不动的玻
璃砖桌面开始摇晃,不过幅度很小,很轻微,冯可依先是一惊,随后脑海里升起
几个贵宾同时玩弄女孩儿们高高撅起的臀部间裸露在外的阴户、女孩儿们不堪刺
激地扭腰抖身的情景。

    她们戴的不是红色的狗项圈啊!都可以被贵宾们摸啊……顿时,冯可依一阵
脸红心跳,在贵宾们淫秽的笑声、彼此议论比较的下流话下,感到一种像是许久
没有得到满足、憋得很难受的感觉,心中不由羡慕起这些女孩儿,可以尽情地享
受被男人玩弄的快感,不像嫁做人妻的自己只能选择被贵宾们看,在唾手可得却
不能享受的快感下苦闷地煎熬。

    就在冯可依想象着自己也带着黑色的狗项圈,像身旁的女孩儿们一样被贵宾
们玩弄时,突然,想象变成了现实,她感到一只火热的大手放在自己赤裸的臀部
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正转着圈抚摸着。

    啊啊……不要摸我啊……怎么会这样?不行,不行,我戴着红色的狗项圈,
只能看不能摸啊……想象是想象,现实是现实,冯可依绝对不允许自己在现实世
界中被寇盾之外的别的男人玩弄。

    啊啊……他在做什么?好凉爽的感觉啊……臀部上一凉,冯可依感到湿乎乎
的,还有些黏,似乎身后的贵宾在自己的臀部上抹像是化妆水、润滑油那样的东
西。

    臀部被抹了好几圈,那双火热的大手终于离开了,冯可依如释重负地松了一
口气。可是,好景不长,冰凉的感觉开始在肛门上升起,戴着口球的冯可依“唔
唔”地叫道:“啊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啊啊……啊啊……好羞耻啊……”

    冯可依不敢剧烈挣扎,只能幅度很小、动作很轻地扭动身体,可落在身后的
贵宾眼里,完全看不出一丝拒绝的意味,看起来倒像是感到了快感,充满了期待
的催促。贵宾毫不犹豫地把手指抵在沾满润滑油的肛门上,一边用指腹揉,一边
向里面按去。

    啊啊……不要进去啊,啊啊……啊啊……他进去了……身子陡然一僵,冯可
依感到贵宾在肛门入口又揉又按的手指缓缓下陷,在润滑油的帮助下,毫不费力
地突破了括约肌,进入到肛门里面。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不要玩弄这里啊……啊啊……怎么会这么
舒服啊……啊啊……啊啊……贵宾的手指开始在肛门里来回抽送,摩擦着变得火
热的肛门肠壁,冯可依又是兴奋又是羞耻,口球和嘴巴的缝隙中不断溢出愉悦的
呻吟声。

    似乎是感到肛门变得足够柔软了,贵宾开始把陷入深处的手指屈起来,用坚
硬粗糙的指节摩擦着肠壁。

    啊啊啊……太刺激了,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就像疟疾发
作打摆子似的,冯可依不受控制地颤抖起身子来,感到臀部上的玻璃砖桌面摇晃
得强烈起来。

    贵宾一手把着不住颤抖的臀部,不让冯可依摇晃得太厉害。另一只手的食指
继续在肛门里抽插着,同时,把脸凑过去,一口把肛门下方的荷包锁和被其锁上
的阴蒂一起含进嘴里,飞快地甩动舌头,乱吸乱舔着。

    啊啊……那里被他含在嘴里了,啊啊……啊啊……舌头不要动得那么快啊,
啊啊……啊啊……冯可依猛的仰起了头,发出急促的喘息,被反铐在背后的手紧
紧地攥成拳形,忍耐着宛如千叠浪似的快感狂潮的初次冲击,同时自知自家事地
感到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必会把自己吞没,卷入到黑色的感官
世界中。

    啊啊……啊啊……不要那么粗暴啊!啊啊……实在忍耐不住了,啊啊……我
要泄了,啊啊……贵宾肥厚的舌头就像一条灵活的蛇,不时越过荷包锁,扫到敏
感的阴蒂上,给冯可依带来一阵宛若升天般愉悦的快感,还有贵宾含着荷包锁,
用力吮吸,带动着阴蒂不住乱舞,一股粗暴的拉扯感在心头腾起,冯可依又是兴
奋又感刺激,感到一种爽美的受虐快感,不知不觉地到达了泄身的边缘。

    可是就在肛门紧紧收缩着夹紧贵宾的手指、阴道深处一阵抽搐即将泄出阴精
之际,贵宾突然吐出了阴蒂和荷包锁,对冯可依淫笑着说道:“小骚货,夹得挺
有劲啊!想泄吗?嘿嘿……不会让你轻易地泄出来的。”

    啊啊……不要停啊,再舔一下,啊啊……再舔一下就泄了啊……快感的狂潮
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已经做好了出丑的准备,不再做徒劳的忍耐、压制,
打算羞耻地被贵宾舔上高潮的冯可依在心里发出羞愤的叫声,感到强烈的快感如
退潮般快速退去,心里郁闷烦躁,被挑逗起来却没得到满足的身体火热难耐,是
那么的难受。

    瞧着不耐地微微扭动的臀部和被三个荷包锁锁起来的肉缝里不断溢出来的爱
液,贵宾低骂一声,又张开嘴,把阴蒂和荷包锁含在嘴里,吮吸起来,深陷在肛
门里的手指也开始前前后后的律动,打算重新把冯可依挑逗到泄身的边缘。

    贵宾不厌其烦地挑逗着冯可依,每当发现冯可依要泄身了,便马上停止,等
她恢复,然后又是新的一轮的挑逗。

    啊啊……好难受啊,啊啊……惨了,惨了,我怎么这样倒霉,碰到这样的客
人!啊啊……啊啊……求求你,让我泄吧!啊啊……怎么又停下来了,啊啊……
他到底要玩弄我到什么时候啊……冯可依感到难受极了,快要疯了,身体变得越
来越火热,越来越耐不住挑逗,而贵宾还在歇歇停停、乐此不疲地挑逗着自己。

    “别再挑逗人家了,啊啊……啊啊……饶了人家吧……”

    “啊啊……啊啊……来操我吧……”

    “啊啊……啊啊……人家的小妹妹好痒啊,来啊……”

    身旁的女孩们纷纷浪叫着,那高低起伏、淫荡不堪的叫声钻进冯可依的耳朵
里,煽动着心中鼓荡的淫欲,冯可依更觉焦躁难耐了,情不自禁地像那些女孩儿
一样浪叫起来,央求着身后的贵宾。

    手指离开了肛门,接替手指的却是贵宾长长伸出的舌头,发出“吧唧吧唧”
的声音,狂乱地舔着。想到自己排泄的地方被贵宾好像很美味地舔来舔去,冯可
依不由羞耻地叫道:“啊啊……不要,不要……那里好脏的,啊啊……不要舔那
里啊……”

    冯可依不是第一次被人玩弄肛门,与寇盾在一起时,寇盾兴致上来时,也会
像这个贵宾那样无数次地挑逗自己的肛门,就是不让自己泄。只是,寇盾用手指
玩过,用肉棒插过,唯独没有亲过那里,现在贵宾正在做寇盾没有做过的事,在
激烈地舔着自己的肛门,这令冯可依又是兴奋,又是羞恼,不禁拼命地扭动身体
想逃离贵宾的舌头。

    手背反铐在背后,双腿也被脚枷固定住,连合拢都做不到,更别提逃走了。
冯可依见挣扎几下取不到任何效果,又担心会破坏臀部上的玻璃砖桌面的平衡,
致使上面的东西翻倒而招致严厉的惩罚,只好放弃了抵抗,乖乖地任身后的贵宾
舔她的肛门,以欣赏她羞耻的女人反应为乐。

    羞耻的浪涛一浪高过一浪,贵宾不满足只是在肛门口上舔了,便绷紧舌头,
把舌尖抵在肛门上,向里面挤入。

    啊啊……啊啊……不要伸进去,啊啊……好过分啊,我讨厌这样,啊啊……
啊啊……尖尖的舌尖在肛门里浅浅地律动着,每当进去后,灵活的舌尖还勾屈着
在里面又转又舔,一阵湿湿滑滑的感觉在肛门里腾起,冯可依感到又酥又痒,宛
如万蚁挠心似的,身体陡然变得好热、好无力,似乎全部神经都集中在被舌尖舔
过的地方,快感变得更加强烈,更加尖锐,爱液流淌得愈发汹涌了。

    被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贵宾违反规定、肆意玩弄着自己的肛门,还下流地把
舌头伸进肛门里面,舔自己排泄的地方,冯可依感到羞耻,感到厌恶,可在这些
负面情绪之外,她还感到非常兴奋,感到一种异常刺激的快感,这不禁令冯可依
讨厌起自己过于敏感的身体来。可是,虽然意识到自己不应产生淫荡的反应,但
爱液还是源源不断地流着,腰肢也在本能地摇动着,好像一只渴求快感的母狗。

    就在冯可依晕晕乎乎、意识朦胧地沉浸在舌舔肛门的快感时,突然,被塞进
阴道里的电动假阳具开始震动起来。

    “啊啊啊……它怎么启动了,啊啊啊……雅妈妈,不要啊……”几乎抵在子
宫口上的塑胶龟头开始快速地旋转起来,摩擦着紧紧缠绕其上的阴道,同时,电
动假阳具还以高速的频率震动着,带给冯可依一阵无法忍耐的强烈快感,使她剧
烈地颤抖着身体,再也保持不住跪姿了,软软地向一旁栽去。

    贵宾连忙从肛门里抽回舌头,抱住冯可依摇摇欲坠的臀部,把她重新摆正,
然后,取出一根串珠形状的肛门用电动假阳具,把弹子大小圆圆的一端蘸上一些
冯可依刚溢出来的爱液,便抵在肛门口上,一边转着圈揉压,一边向里面插去。

    “呀啊……不要啊……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啊啊……不要在肛门里
插那种东西啊……啊啊……”看起来是一串由小至大的串珠组成的假阳具开始在
肛门里浅浅地抽送着,与此同时,震动模式也被开启了,发出一阵令冯可依心悸
的“嗡嗡”声。

    有了爱液的润滑,串珠形电动假阳具越来越深地进入到肛门里面,窄小的肛
门吞进一个又一个依次增大的圆珠,被慢慢地撑圆起来。每当贵宾攥着肛门用假
阳具向外抽时,被圆珠卡住的肛门口便被拉出来,翻出一圈里面红艳的肛肉,好
像不舍得假阳具离开似的,被拉到极限才吐出一个圆珠。

    贵宾双眼直冒精光,一边感叹括约肌强劲的收缩夹紧力,一边快插慢抽,欣
赏着肛门口被凄惨地拉出的样子。

    不久,贵宾似乎欣赏够了,便慢慢地把串珠形电动假阳具插到肛门最深处,
然后松开了手。只在外面留下一截短短的手柄的假阳具就像活物似的,不断震动
着,下流地蠕动着尾部。

    啊啊……太深了,啊啊……啊啊……可是,好舒服,啊啊……阴户和肛门里
面都被插进了电动假阳具,都被开启了最大频率震动着,冯可依感到自己似乎被
点燃了,被强烈的快感笼罩着。

    “啊啊……啊啊……人家的小妹妹,啊啊……好舒服啊,啊啊……用力,啊
啊……用力操我……”冯可依右侧的女孩儿大声地浪叫着,桌面下探出少许的臀
部被跪在她身后的贵宾紧紧抓着,一根巨大的肉棒正势若千钧地在扩成椭圆形的
肉缝里抽插着,一溜溜爱液被强大的冲击力挤得飞溅而出。

    “啊啊……啊啊……别再逗我了,啊啊……啊啊……求求你,插进来,啊啊
……啊啊……插我的肛门,啊啊……”头部正前方的女孩儿也在浪叫不止,不耐
地摇晃着臀部,向贵宾发出肛交的请求。

    “啊啊……啊啊……别再插肛门了,啊啊……啊啊……好痛,好难受,人家
好想你插下面的穴啊,啊啊……啊啊……”身体左侧的女孩儿被贵宾交替地插着
臀部的两个穴,似乎还不习惯肛交,央求贵宾把肉棒抽出来,插她的阴户。

    她们都被插入了,好像都很享受啊……冯可依感到臀部上的玻璃砖桌面剧烈
地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倾覆,脑中不由浮现起女孩儿们狂乱地扭动着身体,被
身后的贵宾抽插得娇躯颤抖、快感连连的样子。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把桌面弄翻了,全员接受浣肠的惩罚,未经稀释的
甘油原液两公升,至少一小时。无论是谁,都不会得到优待,哪怕肚子要被反弹
而回的浣肠液胀裂了,我也不会拔出肛门栓,让你们的屎喷出来的。”垂手肃立
在门口、看护这间贵宾房的朱天星见桌面就要倒了,愤怒地向冯可依在内的四名
女孩儿吼叫着。

    平时都是朱天星管理这些女孩儿,女孩儿们做错事,朱天星丝毫没有怜香惜
玉的念头,一贯冷漠的脸上会浮现出毒蛇那样阴沉冷酷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按照
俱乐部的规定施以惩罚,因此女孩儿们都很怕朱天星。随着雷鸣般的吼声,女孩
儿都被朱天星的威胁吓住了,刹那间,纷纷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苦苦抵御着
臀后贵宾们强力的撞击。

    不能怪我啊,我是无辜的,明明戴了红色的项圈,他却违反规定摸我,就算
因为我钻进桌子里面,他坐在我身后,看不到项圈的颜色,责任也不在我啊!他
还在我的肛门里插进了电动假阳具,加上雅妈妈事先在阴户里放进去的,两根下
流的东西一起在我的身体里震动,还是那么快的频率,我哪里受得了啊!什么人
才能保持一动不动啊,根本做不到嘛……

    怨声载道的冯可依也像那些那些女孩儿一样僵直着身体,努力保持不动,可
是,阴户和肛门里高频震动的电动假阳具很快就让她在强烈而尖锐的快感下,不
由自主地扭动起身体来。其余的女孩儿们也是如此,仅仅坚持了极短的时间,便
又沉浸在愉悦的快感中,淫荡地扭摆着身体。于是,搁在冯可依和其余三个女孩
臀部上的玻璃砖桌面又开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地摇晃起来。

    糟糕,桌面晃得这么厉害,要翻啦!我不想被惩罚啊!会被浣肠的啊!浣肠
液可是未经稀释的甘油原液啊,而且还堵住肛门一小时不让上厕所……对冯可依
来说,浣肠的经验算是很丰富的了,为了迎合寇盾,浣肠、洗干净肛门就像吃饭
睡觉一样,已经有一年多了,成为每天必须要做的事。可是两公升的浣肠液是她
平时的好几倍用量,而且还是甘油原液,简直是不能想象的恐怖。

    爱液涌泉般喷涌出来,顺着大腿,蜿蜒地往下流,火热的身体酥软无力、处
在愉悦海洋中的冯可依感到自己就要到达高潮了。除了羞耻和兴奋之外,冯可依
还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不知道等那排山倒海般的快感狂潮袭来时,还能不能保
持住身体不会崩塌下去,会不会把桌面弄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