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七)

         --百合交欢-- 六月二十九日 星期三

    “今晚,你穿这个好啦。”雅妈妈递给冯可依的是没有罩杯、只在贴近乳根
的位置上有一个红色环形的皮质乳枷和同样皮质、在股间的位置开有一个很大的
椭圆形孔洞、像是开裆裤一样的SM内裤。

    乳枷的直径充其量也就是C罩杯大小,比冯可依的乳房小了两个码。被雅妈
妈粗暴地塞进乳枷的双乳,乳根被紧紧地勒住,使露在乳枷外面的乳峰更加饱满
坚挺,就像是两个巨大的圆球似的。在撑得紧绷绷的乳球表面,浮起着几条青色
的血管,显得乳峰愈发细嫩雪白。嫣红的乳头上还分别夹着一个精致的乳夹,乳
夹间连着一条银色的链子,垂在裸露的两个乳峰之间,形成一个曼妙的弧度。

    “雅妈妈,我……我这副样子,今天要做什么啊?”冯可依羞惭地问道,穿
好SM服后,又变成那天那样,如果被锁链吊起来、俯身撅臀的话,阴户就会从
皮质内裤裆部的椭圆形的孔洞里彻底暴露出来。

    “可依,花院长玩过你了吗?”雅妈妈上下打量着袒胸露阴、一身性感的红
色SM衣打扮的冯可依,眼里闪着捉狎的光芒问道。

    怎么说的那么难听啊……冯可依扭过脸,羞于回答,心中升起一种被言语虐
玩的兴奋感。

    “莉莎,回答我,记住你的身份,只要踏进这间房间,你就不是可依了,你
只不过是我众多女仆中的一个,一个变态的暴露狂。”雅妈妈的语气瞬间变冷,
冷厉地瞪着冯可依。

    “对……对不起,花院长她没有……没有玩过我。”冯可依低下头,手紧紧
攥成拳形,压抑着心头的兴奋,像女仆对主人那样,老老实实地回答着雅妈妈的
问话。

    “花院长可真够慢热的了,换了我,早吃了你了,莉莎,你有过真正的女同
经验吗?”雅妈妈对冯可依的表现很满意,眼里露出笑。

    “真正的女同经验?”冯可依疑惑地望向雅妈妈,不知道她被花院长在诊疗
室里用手指带上高潮,算不算是真正的女同经验。

    “就是女人和女人做爱,不是隔靴止痒地摸几下或磨豆腐啊!而是用系在腰
上的双头龙真正地插入体内。”雅妈妈怕冯可依不懂,特意取过来一个女同用的
双头仿真阳具让冯可依看。

    “没有,没有……”看着开启了电源的双头龙仿真阳具下流地转动龟头,冯
可依脸一红,连忙否定。

    “咯咯……莉莎,像你这样严重的变态,竟然没有真正的女同经验,太令人
难以置信了,这可不好办了。”雅妈妈腰肢一顿乱颤,肆无忌惮地笑着。

    冯可依狼狈地承接着雅妈妈的羞辱,脸上又羞又恼,嘴唇蠕动着,想反驳,
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今晚,就让你享受一次真正的女同快感吧。”雅妈妈止住了笑,笑吟吟地
望着冯可依。

    “啊……”虽然心有预感,可冯可依还是吓了一跳。

    “女同不要紧的,不算背叛老公,就算进入你的身体里了,又不是真的,只
是仿真阳具,怕什么!”雅妈妈劝着冯可依,脸上浮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不过……”话虽如此,可是被那么下流的东西插进阴户,冯可依还是难以
接受。

    “别再思前想后了,那种感觉非常美妙,你试过一次后,肯定会迷上真正的
女同的。女人的身体,只有女人才真正地了解,知道对方需要什么,知道怎样才
能给对方最大的愉悦。莉莎,你好可怜啊!我看了都心疼,只能看不能摸很难受
吧!瞧你那天受不了的样子,好想被男人摸、被男人插吧!可是又不能对不起老
公,现在好了,同为女人,怎么玩都无所谓,就不会有背叛老公的罪恶感了。”

    “可是,我……我不知道怎么做啊。”冯可依被雅妈妈鼓动得跃跃欲试,想
尝试又羞于开口。

    “没有经验才好呢!第一次做肯定会特别刺激、特别兴奋的,说不定也会像
上次一样舒服得潮吹了呢!莉莎,就当帮我一个忙,与你配对的女孩儿接受调教
的时间不长,还是个不会学以致用的初级母狗奴隶,你就让她在你身上实践一回
好吗?”雅妈妈开始打感情牌,用央求的语气说着,希望能打动冯可依。

    见冯可依羞红着脸、蠕动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雅妈妈上前一步,牵着冯
可依的手,轻声问道:“莉莎,答应我好吗?”

    “嗯,好吧。”冯可依半推半就地答应了雅妈妈。

    “太好了,莉莎,那么,稍微奖励一下,不让你戴你最讨厌的口球了。”雅
妈妈高兴地在冯可依脸上亲了一口。

    “谢……谢谢。”听到不用戴口球,冯可依感到一阵轻松,戴上口球后,不
仅下颚酸痛,还会不停地流唾沫,她最讨厌那种感觉了。

    同样是看不见、听不清楚,冯可依带着只在嘴巴的位置上开口的全头黑色头
套,被雅妈妈牵着手,引到了舞台上。

    “哦……莉莎宝贝……”

    “小莉莎,我们等你很久了……”

    台下的客席处,此起彼伏地响着客人们欢呼的声音。雅妈妈看着客人们犹如
粉丝见到追捧的明星的表现,满意地笑了,把牵着的莉莎的右手交给静静地站在
舞台上等待的女孩儿手里,然后对准冯可依的耳朵说道:“莉莎,好好享受真正
的女同的快乐吧!”

    是女人的手……冯可依感到牵着自己的手纤细柔软,稍微有点凉,一时间,
紧张不安的心减弱了几分。

    舞台中央竖着一个木制的拘束女人的架子,架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X,
在伸出的四端各附有一个固定手脚的红色皮带。冯可依被牵着她手的女孩儿领到
架子前,靠在硬邦邦的木头上,然后,因紧张而僵硬的手脚在女孩的牵引下机械
地抬起,穿过皮带,被紧紧地固定在架子上。

    是那个带有红色皮带的拘束架吧!啊啊……好羞耻啊……只有脸部是看不见
的,可是我露在外面的乳房、阴户全被看到了,啊啊……还要表演真正的女同给
客人们看,把那么下流的东西进身体里去,不要啊……

    冯可依不止一次见过女孩们在这个拘束架上激烈地扭动身体,被男或女玩弄
得浪叫连连的痴态,她也幻想过自己像那些女孩们一样被固定在拘束架上,被客
人们尽情玩弄的情景。现在幻想变成了现实,冯可依不禁兴奋地娇喘不止,粉润
的阴唇就像盛开的花蕊向外翻去,打开了浅浅合拢的肉缝,大量的爱液汩汩地流
淌出去,在分成V形的大腿内侧留下几道蜿蜒的水线。

    啊啊……软软的,好舒服啊……冯可依感到女孩儿开始亲吻自己,柔软的嘴
唇不住轻触着自己的颈部,慢慢地上下移动。

    “啊啊……啊啊啊……”在女孩儿改亲为舔,用湿润、更加柔软的舌头飞快
地在颈项上舔时,心中一阵荡漾,冯可依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

    似乎甜腻的呻吟声给了女孩儿进行下一步的信号,女孩儿一边舔着冯可依,
一边把手放在她的阴户上,轻柔地爱抚着硬胀胀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像被电流击穿似的,小腹抽搐般的挺动
着,冯可依感到一股无比股强烈、无比爽美的快感在身体里腾起。

    怎么这么舒服啊!受不了了,还是女人懂得女人啊!她的爱抚好美,每一下
都那么舒服……冯可依呻吟得越发大声,愈发停不下来了。只能隐约听见声音的
耳朵里竟然响起了呻吟声,可见自己叫得有多大声,冯可依不由一阵羞惭,开始
怀念起口球来,虽然口球令她很辛苦,但至少能堵住嘴巴,不会发出像现在这样
那么羞耻、那么淫荡的声音。

  张真和张维纯坐在视野最好的第一排,眼里射出淫秽的光,眨也不眨地盯着
在舞台上缠绕在一起的冯可依和张荔梅。

    冯可依已经被从拘束架上放了下来,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垫上,身上被汗水
和张荔梅的唾液染得津湿,在镁光灯的照射下,发出淫靡的光。张荔梅正趴在冯
可依的股间给她口交着,一只手还伸过去,捉住因急促的娇喘而起伏不止的巨乳
揉搓着。在这双管齐下的刺激下,陷进快感狂潮里的冯可依反弓着腰,仰着头,
一声声高亢的呻吟长鸣从被吮吸得发肿的嘴唇间溢出来,回荡在舞台上。

    “张部长,观赏女同怎么样,刺激吗?”张真拿起高脚酒杯,与张维纯碰了
一下,啜了一口。

    “比想象的刺激多了,可惜只能干看着,要是能加入进去就完美了。张秘书
长,不瞒你说,我的肉棒一直都是硬着的,怕被憋成内伤啊!呵呵……”张维纯
一口喝了大半杯,借着酒劲暗示张真。

    “嘿嘿……我也是。凭咱俩的关系,怎么能让你憋成内伤呢!很想操她们之
中的一个吧!冯可依不能给你,待会就用张荔梅泻泻火吧。”

    “冯可依不行吗?”看到张真严肃起来,一副想都不要想的样子,张维纯连
忙说道:“是我太贪婪了,其实我对王荔梅也挺感兴趣的,想想是一个公司的,
而且还是我的下属,我就觉得特别兴奋。”

    “男人都这样,没什么贪不贪婪的,冯可依有大用,这事就揭过不说了。切
记,上王荔梅时不要告诉她冯可依就是莉莎,不过,她那样舔莉莎的身体,只怕
也会像你一样,通过香水的味道判断出莉莎就是她崇拜的可依姐吧!嘿嘿……”

    “原来王荔梅不知道莉莎是冯可依啊……”张维纯硬生生地把嘴边的这句话
咽回肚子里,心中泛起一阵兴奋但又惊恐的感觉,心想,不告诉王荔梅实情,让
彼此关系那么好的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女同,似乎还想让王荔梅通过蛛丝马
迹自己判断出来,被她玩弄的是她最崇拜的冯可依,张真到底有什么企图!这家
伙,或者他背后的组织太可怕了……

×××××××××××××××××××××××××××××××××××

    跟踪冯可依,目送她进入电梯后,在自己肩膀上用力一拍的人正是张真。张
维纯吓得一哆嗦,第一次看见一向文雅的张真发怒时,脸上竟是那么狰狞,几乎
被从他眼里射出来的两道宛如利剑的寒光吓破了胆。

    张维纯垂头丧气地跟在张真后面,被带进了月光俱乐部的一个挂着闲人免进
牌子的房间里。房间不大,光线很暗,阴森森的,加上张真阴沉的脸,知道犯了
大错的张维纯一阵心惊肉跳,生怕被张真背后的组织惩罚,再也保持不了伪装的
镇定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张真的腿哀求着,求张真放过他。

    张真不说话,只是居高临下的,冷冷地盯着张维纯看。张维纯感到自己就像
被正待噬人的毒蛇盯住一样,不禁惊恐地颤抖起来,好想不顾一切地跑出去,所
幸心中还留有一分理智,知道同时招惹了名流美容院这样的超级企业和月光俱乐
部背后的黑暗势力,无处黑白两道都没有容身之处,根本无处可挑,只能乞求他
们高抬贵手,放过自己一次。

    “张部长,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虽然语气还是冷冽,但终于开口说话了,紧裹心中的惊恐变得淡了一些,张
维纯连忙叫道:“不是,不是,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感到冯可依身上香水
的味道与莉莎一样,恰巧在来的路上碰巧碰到冯可依,便想看看她是不是去六楼
的月光俱乐部,张秘书长,相信我,我什么都没做。”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不是蓄意,只是临时起意,还是不能减轻藐视
月光俱乐部的罪过,而且你在大厅里,鬼鬼祟祟地跟在冯可依后面的样子全被大
厦的监控摄像头拍下来,最关键的是,你知道冯可依是莉莎,这对俱乐部的容忍
力是一大考验啊。”张真心中暗笑,脸上却是寒冰一块,吓唬着张维纯。

    “张秘书长,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把这事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说出
去。”张维纯指天发誓,深为自己因为色心躁动跟踪冯可依而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懊悔。

    “发誓可没什么制约力,我想俱乐部更为相信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看着张真阴惨惨的脸,张维纯不由幻想起自己被人装进麻袋、扔进大海的情
景,身体被吓得一阵瘫软,不由坐在了地上。

    “张秘书长,一定有办法的,求你帮帮我,我不想死,只要放过我,我什么
事都愿意做。”张维纯坐在地上,筛糖般的颤抖着。

    “也不是没有办法……”看到张维纯用求生的眼光看向自己,张真努力地控
制着脸上的肌肉,不让自己笑出来,心想,这个人也太不禁吓了……然后,扳着
脸说道:“张部长,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成为组织的外围人员,这样,知道
了不该知道的事的你就能活命了。”

    “谢谢,谢谢,请让我加入吧!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去做的。”张维纯擦擦头
上的汗,总算能吸进一口人气了。

    “起来吧,坐那!”张真指指不远处的椅子。

    “我还是站着吧。”张维纯惊魂未定地爬起来,不敢坐,畏畏缩缩地在张真
面前站立着。

    “坐!”张真眼一瞪,厉声呵斥。

    “是……我坐。”张维纯马上坐下,只敢在椅子上搭上一半屁股。

    “还记得第一次来月光俱乐部上的女人吗?”张真恢复了一贯的笑脸,笑吟
吟地问道。

    “记……记不清了。”张维纯下意识地吐出一个字,随后意识到什么,脸憋
得通红,连忙否认。

    “不用那么紧张,都是自己人了,该说什么说什么。”张真站起来,让张维
纯安心似的拍拍他的肩,然后说道:“那个女人是刘裕美,原来是流美容院信息
测评部部长,和你管辖的特别行动小组配合,进行情报系统再构筑工作,现在是
名流美容院常务董事车董的私人助理,其实是个母狗性奴,因为车董想在公司养
只宠物玩玩。”

    脑海里升起刘裕美泼辣的样子,怎么也不能与那天乖巧柔顺地在自己胯下奉
迎的女人合为一体,张维纯愈发感到月光俱乐部的可怕。

    “张部长,别看你身体肥胖,功夫还真不赖,把我们的李助理操的是死去活
来,你玩弄她的DVD我看了好几遍了,拍的真不错,想看吗?”

    顾不上张真对自己性能力的恭维,张维纯的心思都放在DVD光盘上,心里
不停嘀咕着,我被拍了,露脸的,如果流出去的话……

    张真“嘿嘿一笑,不待张口结舌的张维纯说话,径自取出一个光盘,放进笔
记本电脑的光驱里。随着播放器被打开,屏幕上出现张维纯扳着一个戴着头套的
女孩儿的腰,激烈地挺动小腹、从身后操她的画面。画面上,张维纯那张一脸淫
笑的胖脸正对着镜头,清晰得连肌肤的纹理都看得清清楚楚。

    张真按下快放复选框,画面一阵闪动,随后出现的是女孩儿从舞台走到职员
休息室这段路的影像。女孩儿步履蹒跚地走着,股间不断垂下张维纯刚刚射进去
的白浊的精液。当女孩儿走进职员休息室、摘掉头套时,刘裕美那张凄婉悲哀的
脸被张真定格在屏幕上。

    “张部长,收下吧,就当是纪念品吧!”张真露出掌控一切的笑容,不容分
说便把DVD碟片塞进张维纯手里.

    被拍下了露脸的色情影像,而且画面极其淫秽下流,更有甚者,侵犯的对象
还是委托方企业的高管,如果DVD光盘流出去,张维纯知道,仅是社会舆论便
会让自己身败名裂。还有,刘裕美是个被名流美容院控制的性奴,要是授意以强
奸罪的罪名起诉自己,这张光盘便是定罪的证据。

  这些只是明面的对付自己的手段,暗地里的地下世界……张维纯不敢想下去
了,默默地接过DVD光盘,在心中重重叹息一声,一方面头上悬着俱乐部对我
违反会规的惩罚铡刀,一方面采取柔和的手段,用露脸的色情影像来胁迫我。这
一软一硬、两种手段同时发力,我悖逆不了他们了,从此以后,只能听他们的命
令,任他们摆布了。

    “冯可依身边围绕着很多想占有她的男人,就像你一样,一有机会就会毫不
犹豫地扑过去,嘿嘿……当然也可以说是释放出牝兽气味的冯可依把这些男人给
诱惑了。”张真一边发出淫邪的笑,一边对张维纯说道。

    见张维纯不解其意地望着自己,张真又说道:“别人先不说,张部长,你想
占有冯可依吧!还有你的副手李秋弘,你的儿子张翔一……”

    “等等,张秘书长,你说什么,我儿子翔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是说
李秋弘,他跟冯可依在一起办公,倒有可能产生非分之想,可翔一还是个学生,
根本不认识冯可依,怎么可能与她扯上关系,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张维纯大吃
一惊,急切之下打断了张真的话,为儿子辩解着。

    张真发出一阵冷笑,把张翔一在地铁里猥亵冯可依的事告诉了张维纯。

    张维纯突然想起张翔一几周前跟他说过的话,“爸爸,我看到和你戴同样徽
章的男人在地铁里偷摸一个女人,好像在猥亵对方啊。”

    根据儿子的描述,色狼应该是李秋弘,可是乘车的路线完全不对,再加上李
秋弘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不可能在地铁里做这样的事,张维纯便没在意,认儿子
看错徽章了。

    张真不可能骗他,张维纯完全相信了张真的话。没想到儿子说的是真的,一
贯三思而行的李秋弘居然也有冲动的时候,在地铁里玩冒险的痴汉游戏,张维纯
吃了一惊,而真正令他吃惊得跌破眼镜的是他品学兼优的儿子竟然在地铁里猥亵
女性,而且猥亵的对象还是他老爸的下属、他老爸看上的女人。

    “到底是父子俩儿啊,连爱好都一模一样,同时对冯可依产生了兴趣。张部
长,你儿子比你厉害啊!早早下手了,你被抛在后面了,嘿嘿……”

    “张秘书长,请你原谅翔一吧!他还小,不懂事……”张维腾地一下站了起
来,把身体鞠躬成九十度,恳求张真饶恕自己的儿子。

    张真挥挥手,打断了张维纯的话,不悦地说道:“张部长,你把我当做什么
人了,我会对一个孩子下手!而且翔一还是你儿子。”

    “是我关系则乱,口不择言了,张秘书长,对不起。”张维纯松了一口气,
放下心来。

    “张部长,还请你转告翔一,忘了冯可依吧!万一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我
很难办的。还有,以后,在公司里调教冯可依的事就交给你了。”张真热情地拍
拍张维纯的肩膀,眼里露出一丝令人战栗的寒光。

    “好吧……”

×××××××××××××××××××××××××××××××××××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要泄出来了……”舞台上的冯可依发出
一声声宛如尖叫的声音,已经到达泄身的边缘了。

    两只手腕分别被红色的绳索绑在脚踝上,冯可依歪扭着头,丰满的乳峰搁在
席梦思床垫上,不住甩动,浑圆的臀部高高地撅起来,双腿大分地跪伏着。在白
得刺眼的臀部后面,王荔梅穿着红色的双头龙皮质内裤,正一个劲地挺动腰肢,
双头龙的一端消失在她体内,只留下系在她腰间的红色皮带,另一端又粗又长的
黑色塑胶肉棒在冯可依的阴户里激烈地抽插着。

    塑胶肉棒快速地在红艳湿润的肉缝里进进出出,响起一阵“咕叽咕叽”淫靡
的声音,大量的爱液溅射出来,染湿了塑胶肉棒,淋湿了冯可依的臀部,顺着因
强烈的快感而染上一层微红的大腿向下流淌。

    “啊啊……啊啊……啊啊啊……泄了,泄了,啊啊啊……好美啊,啊啊……
美得都要升天了,啊啊……”

    被绳索牢牢绑缚着四肢的冯可依不能像她以前泄身那样,浑身酥软地伏在床
垫上,还是保持着向后高高地撅起臀部、像狗那样跪伏的姿势。戴着全头头套的
脸颊侧压在床垫上,只露出嘴巴的圆孔里,红胀的嘴唇不住开合,呼出一阵急促
的喘息和几声沉浸在高潮余韵中愉悦的呻吟,充满了凄绝的艳美和淫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