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本帖最后由 jxbb069419 于 2018-4-11 19:43 编辑

       故事发生在2013年底,那时我还是街道办事处的基层科员。元旦之前单位搞活动,慰问周边贫困家庭,单位风风火火买了一整车米面油,准备好慰问名单,一早晨出发。一上午忙忙碌碌,都是些老弱病残,结果时间耽误了,剩下最后一家已经是中午,单位的老人都推辞有事先跑路了,只剩下我一个年轻人,领导把车钥匙一扔:小张最后一家你自己去吧,剩下的油和面你也拿回家一份。就这样,我一个人苦逼呵呵的踏上了最后一户慰问的旅程。
       寻寻觅觅好一顿找,终于在一栋老式取暖楼里找到了最后一家,敲开门的时候我可是眼前一亮,一个中年女人热情的打开房门,烫着波浪长发,好像为了迎接我们还化了淡妆,一种成熟女人的美感油然而生。我把米面油放在门口本来想溜之大吉赶紧吃饭,但是这大姐热情邀请我进屋坐坐,说实在的,累了一上午连口谁都没有,我也就没在推辞,进了屋。东北的冬天室内室外温度可是截然相反的,外面天寒地冻,室内暖气燥热,所以在家的时候只穿单衣就行。
       “辛苦小兄弟了,你坐一会,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大姐已经拿起水杯给我倒水了。
       这时候我也开始注意大姐的身材,1米65以上的个头,穿着紧身的居家秋衣,虽然一副典型的东北熟女形象,但是胸前的两座巨峰让我脑袋充血不已,巨大的乳扩从后面也能看得到,这时候我身下二弟已经有些不安分了。
      “你坐着歇一歇,我把东西放起来”大姐把水放到我面前,一股淡淡的洗发乳清香回荡,然后哈腰准备整理慰问礼品。大姐背对着我弯腰拿东西,这一下我可把持不住了,磨盘一样的大屁股圆润饱满,关键是看不到内裤的痕迹,等大姐一站起来,秋裤夹在屁股沟里,我恨不得把大鸟一起放进去夹一夹。我开始盘算着怎么能和大姐发生点什么。
       终于大姐收拾完毕,坐在我面前,我这一杯热水也增加了我燥热的感觉。
       “大姐,你家里一个人啊?”
       “哎,孩子3岁的时候男人开大车,出车祸去世了,这些年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现在上大学了,就我自己了。”原来大姐已经守寡十几年,正是需要大鸟安慰的时候。这种机会我可得好好把握。不过好饭不怕晚,我不能现在就开弓,简单的聊了几句以后,我把剩下的面粉又给了大姐一袋,大姐感激了我好久,一直送到单元门口,让我没事常来玩。嘿嘿,这句话你可说对了,我得好好玩一玩。
       没过几天,元旦到了,我一个单身汉没什么事情可做,下午买了瓶二锅头,一些水果,一路向大姐家进发。别说什么红酒,那玩意上劲太慢,还是二锅头来的实在。敲开了大姐家门,大姐先是一愣,然后热情的把我迎进屋,正好大姐也在做晚饭,热腾腾的饭菜正好下酒。我主动申请到厨房帮厨。大姐家厨房很小,我顺路蹭了蹭大姐丰满的屁股,大姐也没什么反应,我二弟可是已经昂首挺胸了。
       没过多久,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大姐面色红润,眼神也有点迷离。饭菜吃差不多了,大姐去刷碗,我则站在大姐身边切水果。从侧面看大姐的奶子真是美不胜收,更让我喷血的是,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刺激,大姐的奶头有点发硬,隔着紧身秋衣隐约能看见巨乳上的两个硬头,我的鸡巴已经充分勃起,无法控制了,借着酒劲,我假装冲洗水果,用鸡巴轻轻从大姐屁股上划过,大姐明显惊了一下,但是又继续刷碗,我一看有戏,开始频频用鸡巴划大姐的屁股,看大姐还是没什么反应,干脆把鸡巴放在大姐屁股缝里面,轻轻的往前顶。这时候大姐一动不动,也不刷碗,也没有反抗,我实在受不了了,迅速拔下大姐的裤子,把鸡巴掘进大姐逼上,好家伙,大姐已经淫水泛滥,我划了没几下,就借着淫水顶进了大姐的肥逼。
       龟头刚一进去,我已经要射出来,守寡多年的大姐,阴道如处女般紧致,夹得我爽歪歪。大姐也是一声闷叫。我按住大姐上半身,让大屁股撅起来,猛的把鸡巴全部插入。大姐这次大叫了一声,然后随着我的抽查,一下一下淫叫起来。看着大姐屁股像波浪一样,被我插的震颤,我的鸡巴又膨胀了一圈,一直顶进大姐花心。看够了肥臀,我从后面把大姐的奶罩解开,隔着秋衣抓揉大姐丰满的奶子,一下一下在奶头上画圈,再不时的拽两下。大概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大姐双腿一阵颤抖,到了高潮,然后摊在洗碗池上。我看这一波进攻已经奏效,也有点累了,拔出沾满了淫水的鸡巴,把大姐扭过来,大姐正是虚弱的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红润的脸庞正好对着我的鸡巴。我用龟头在大姐嘴上顶了几下,已经瘫软的大姐听话的张开嘴,开始吞吐的肉棒。毕竟是良家熟女,口活非常一般,好几次咬到鸡鸡,但是我坚硬的鸡巴丝毫没有减弱进攻,一下一下向大姐喉咙进发,搞得大姐直拍我的大腿。大姐的嘴操的差不多了,我扶起大姐走向沙发,扯开秋衣,抓着大奶子从正面继续进攻。大姐的奶子一下下晃动,我忍不住叼住一只奶头,用力吸允。又干了大概十几分钟,大姐来了两次高潮,最后我把鸡巴顶进最深处,把精子全部喷进大姐的子宫,这才心满意足。
       干完之后,我们都有些尴尬,大姐觉得我年纪太小,而她的名声也怕坏了,我安慰的大姐几局,留给她200块钱补贴生活,提上裤子走了。未来的日子里,我还有很多精彩的夜晚和大姐一起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