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2005年夏季,集团公司根据多元化战略,布局大型药品批发物流配送行业,从各部门抽调相关人员去新公司走马上任,我不幸被选中了,虽然很不愿意,也拗不过上司的威逼利诱,许诺升职加薪,为了饭碗,硬着头皮六月过去了,路远事忙新面孔,心情很是煎熬,想着在集团总部的悠闲岁月,有自己的世外桃园“楼梯间”,几个老相好轮换寻欢作乐,好日子怎么一下就泡汤了呢!老子心有不甘,下意识要重整美好河山!
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个月的煎熬苦撑,我所负责的工作基本搞一段落,新招的工人也开始培训上岗,上司也满意,还说话算数升我为主管又加薪,心也就安定了下来。但美中不足老相好同城相思,无奈望梅止渴,我挖空心思找遍整个新公司大楼每个角落,终于发现楼顶的电梯机房是个好地方。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周日我值班,办公区没几个人,我想方设法把多年的老相好,48岁的有夫之妇良家“红”连哄带骗接过来,她人傻性憨,多年前就被我甜言蜜语勾引,骗去电影院手伸她衣裤里玩弄挑逗起性,不久便以身相许了。我从事先踩点好的楼道悄悄把她领进楼顶的电梯机房,便迫不及待把她按坐在铺有纸板的地上背靠木门,连拽带扯脱光她的下身,她嘟囔不悦嫌地上脏,无奈我色急难忍求欢,強行斜压她身硬塞进她屄里肏开了,此时门外狂风暴雨,门内云雨偷欢,既刺激又害怕,没几分钟便草草完事,她叨叨埋怨,日后再也没来。无奈,我只得依她还是去我们的“楼梯间”淫乐,同时和另几个老女人轮换着鬼混。
工作已步入常态,生活依旧老样,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2006年春天,这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我突然发现股市已悄悄站上了二千点,直觉告诉我挣大钱的牛市要来了!我本能将私房钱家里的钱分批投入,几个月后,帐户的盈利以五位数的增长。大喜过望!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有钱想女人,我沉寂的心开始复苏了!那是个我值班的周日,我扒在办公桌上上网,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幕墙照在身上,曖洋洋的,我忽然发现“云”拿着洁具也在值班,平常我们相处一般,交往不深,见面也就打个招呼,今天不知为何特想对她亲近,我主动打招呼问候,叫她歇会,她很受宠的笑着走过来,站我身旁陪我闲聊,高大壮实的身驱象一面厚重的墙,说话却小声低语,她平时说话可不是这样的,忽然明白,其实我俩早就下意识互相有意了,因为当我大胆的悄悄捏握她手时,她立马反握我的手回应,两目相视心领神会,我扫描她全身上下,丰满的胸脯,粗壮的大腿,肥硕的屁股,在绿色工服里蠢蠢欲动,我淫心大发,佯装闲聊,左手悄悄摸抚她臀部,她一动未动,我低声说一会跟我下去,她“嗯”了声便会意走开,等我下楼时就跟我着走,到了二楼正欲领她进设备间,周围有人便改道下楼了,她推车和我分手时忽然说,要不去我家吧,没事,他没在家,我色大胆小,说改天吧,她再三说没事,见我犹豫不决才无奈回去。当晚淫兴大发,又把老相好43岁的离婚妇“玲”叫来,她白天站柜台很累,拖着疲惫的身子赶来,肏的她腰疼。
至此,云成为我新项目的第一个老女人只是时间问题了,一周后,我决定下班后带她去“楼梯间”尝鲜,不巧的是她刚来月经,她临别时还反复说“对不起了,再过几天吧”。听得我哭笑不得,多厚道的老女人啊,后来才知道,她是外地人,没念过书,不识字,早年离异,和本市一个丧妻干瘦老头同居,去年应招来公司干保洁,今年才44岁,正值虎狼之年啊,老夫少妻,欲求不满,对我的勾引一拍即合红杏出墙也是早晚的事。等她的日子是煎熬的,无奈又把老相好红领回楼梯间肏美,仅过了一天,她说月经完了,那天黄昏她坐公交赶来,我接她溜进了“楼梯间”,成为我第十六个女人。
由于她人高马大,进屋不小心头碰上了低矮的水泥横梁,痛得直钻心,我连忙手抚安慰,在这狭小的空间,我俩很快脱光,按以往的程序扶她蹲盆,用瓶装水亲手给她洗屄打肥皂抓抠阴道,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骚腥味,她似乎从未被男人如此调教,“哼哼”气喘,屄内竟滑溜出水了。她仰卧在沙发床垫上,在头上的射灯光照下,赤条条丰腴肥白的肉身仰面横成,尤其是她两条滚园粗壮的大腿,腹部层叠隆起的赘肉,硕大饱满的乳房,茂盛乌黑的屄毛,在我以往女人里是少见的,令我括目相看,这个其貌不杨,沧老粗犷的老女人,身子竟如此的细白,我迫不及待压上她沉重厚实的身驱,她立马把我搂怀索吻,舌头主动伸我口里搅拌,抱团啃咬勾舔吮舌,贴肉撕磨缠绵,吮吸奶头,我下身迅速硬胀亢奋,她下身淫水泛滥,主动分腿迎合,我双臂扛她双腿跪着肏开了,她“啊”的一声叹息,双目紧闭双手抓扶我双臂,任我花样百出的摆布,双手压平她大腿大力肏,趴她肉身左臂勾搂她脖子,右臂挽扛她左腿翘起肏,她说腿困,改双手端她大屁股双腿高翘肏,最后双肩扛她小腿坐蹲她屁股上下肏,肏的床垫弹簧“吱吱”作响,她“啊啊”呻呤连连,几次被肏的如泣娇唤“疼疼”,我便拨出乌黑油亮的阴茎叫她观看,她吃力的抬头看了眼又无力的倒头,任我再次酣奷,直至浓精全射进她屄内,我俩的下身一塌湖涂,她屄口四周挂满浓稠的白浆,酣畅淋漓的纵欲,婚外偷情的新鲜刺激,我俩心满意足,喜形于色,她竟打电话给老头说“事办完了”现在坐车回,叫他过会儿去公交车站接她,并夸口说老头都听她的!我目送她上车离去,消失在喧闹城市的夜色里。
轻易把云得手,我兽欲大增,隔天又想肏玲,她是我原单位的同事,一个离婚多年的美熟妇,天性淫荡好色,叫床歇斯底里!2001年勾搭成奷,始终保持性关系。她说月经未净,无奈我死缠烂磨,她让我看带血的卫生巾,还是任我肏出血来,并淫喊“没事,用劲肏好了!”嫌没肏够,十分风骚。那段日子,我好似打了鸡血,新老女人齐上阵,这是我的嗜好,喜欢把几个老女人轮换着肏。同时寻猎新的目标,和新欢云刚肏没十天,又瞄上了云的同事,年近50的老女人“芳”,她魔鬼身材相貌美,有气质,看上去比云年轻洋气多了,那天发现她独自在楼顶干活,便主动去和她亲近搭讪聊天:“有时间去我那转转,你人挺好的,我心里有数”,她竟和云一样爽快笑答“行啊,随你!”,桃运当头,当仁不让,当晚再次约云通奷泄火,一天后,芳第一次按约黄昏早早沫浴刻意靓装打扮赶来,说老头盘问没理他,我喜出望外,一月不到,公司两个老女人相继落网,尽亨齐人之福了!当晚和芳在楼梯间同一张床垫上,重复前晚和云同样的故事,完全不一样的滋味,女人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云丰乳肥臀被动实在,芳心有灵犀善解风情,百般迎合讨人欢心,我俩如两条淫蛇死缠绞织,她更是死死咬住我舌头不松,拼命吮吸我的口水吞咽发干麻木,两条白嫩的长臂环抱我身上下爱抚,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张开高翘撑梁成倒“八”字,以迎合我跪她胯间深狠猛肏,任我七种花样摆布,气喘吁吁,娇呤连连,发啼回应“舒服……喜欢……要……”,满头乌发散乱,双眼迷离娇媚传情,被肏的她双目紧闭,反手抓扯枕巾,头机械的左右摇摆,别看她年纪比云大,身体素质比云好,分泌虽不如云浓稠量大,也是小溪清流,阴道弹性依旧。当晚肏完很晚了,我俩喜悦开心有点饿,请她吃夜宵聊天,她尾尾诉说她的过去……芳出生军干家庭,有文化,字写的好,肤白貌美,身材修长,性格温柔,善解人意,风趣幽默,年青时有很好的职业,美好的婚姻,但好景不长,孩子未成年便离婚了,后来从她口述中明白,当年青春美貌虚荣的她,被一个风流倜傥的渣男所迷惑,误入虎口遭家暴蹂躏,二次离异三嫁本市丧妻老教师过日子,也是去年和云同时应招来公司干保洁谋生。俩个不一样的女人,一样的过去,同样的今天,在同一张床垫上,双双沦落为我的情妇,不久成为情敌,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故事……
我喜欢云任我摆布的憨态肥肉,更喜欢芳风情万种的娇媚主动,我俩双双坠入情网不可自拨,几乎隔天相奸,把云忘到九霄云外了,把情全倾倒在芳的屄内,我俩每次肏到半夜,她精疲力尽扒我身上送回,并拒绝老头的亲热,不久夫妻吵开了,却偷偷给我送饺子,有次我俩连肏四五个回合,以致第二天她上班时困的都睡着了。欢乐的时光一晃几十天过去了,五一放假前夕,得知芳和云前后都要回老家,才想起好久未约云把她冷落了,芳老家路远29号先回,云老家路近1号回,和两个新欢将小别一周,机不可失,28号下班先把芳带回“楼梯间”连肏三回,她刚走仅隔一天,30号下班又把云带“楼梯间”肏美浓精屄内射满,她才欲言又止怨消平静下来,叫老伴黄昏接车。但她那能想到隔夜她刚到老家,“五·一”老相好“玲”又赤条条仰卧在她余温未消的沙发垫上浪嚎呻吟……任我钻她大腿里舔屄,被弄的要死要活……哭喊叫床“哥,肏我啊……”其间,还发生了点“小插曲”,那晚她刚赤条条躺下,就发现左侧长镜(肏屄时观看动作)上几个指写的我名字,问谁写的?我慌乱搪塞我写着玩的,她不信。我便搂着她只管钻她大腿里反复吃屄,揉摸。弄的她一会就哼哼入迷要肏,直把她肏美喜悦夜半送回。
节后6号芳就回来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当晚她就支走老伴跟我回“楼梯间”,主动揉摸阴茎吞吃吮舔,俩人干柴烈火,下流淫糜,酣畅淋漓,把她肏的身软如泥半夜送回。这个情欲干沽多年的旷妇,在我短短数月调教下欲火重燃,越烧越旺!对我是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任我摆布,每次楼梯上同事上下进出脚踏声声,楼梯下我俩裸抱疯肏抽插屄响,她痴情失控时啃咬我肩,欲摆不能又贪欲无度,戏谑比赛看谁先投降!公司春游完她佯装和同事回家,半道溜走又跟我回楼梯间肏屄尽兴疲惫夜归,对老头的求欢找借口百般推诿,以致老头恼怒纠缠不放,记得有次我俩正肏得欢,老头父子轮番打电话搔扰,把她气的翻脸呵斥,继续肏屄不接电话。并一次把老头治的服服贴贴,告诉我从此放心好了,她警告老头:再胡闹她就离开!老头又是求又是跪,求她也满足他,就不管我俩的事,被她一口拒绝,死心塌地只跟我好。对我是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任我摆布。我俩经常肏的浑身汗淋疲惫,互相就点支烟歇歇后继续肏够尽兴方休,记得有次她探亲回来姐妹同行,其妹转车去北京刚送上车,我俩就转身回旅馆肏开了,国庆放假骑电动车直接把她带进人烟稀少的苗铺树丛里,地上铺开雨披就把她压上只脱一只裤子匆匆肏完就溜,十分刺激!
二十年来勾搭了二十几个老女人,几乎每年猎获一个,个个不一样,轮换着肏屄尝鲜,谈不上偏爱。唯有“芳”例外,自从和她勾搭成奷便不可自拨,乐不思蜀,以至把其他几个老女人都淡忘了,成天和“芳”厮混淫乐,每次连肏数次才放她,只有她在家脱不开身或回家探亲时,才无奈把另几个老女人叫来填补空缺。以致“云”因情变发生车祸,当时我还蒙在鼓里,派车急送救治,事后她很感激,叫老头给我买烟,但情绪低落,人一下瘦了许多,我才反应过来,“芳”也“关心”起来,毕竟是她的部下,虽是她的情敌,自信不是自己的对手,也为了讨好我,竟主动提议以公司名义买些补品去医院慰问一下,聪明的女人,我很开心,并约好先去“楼梯间”,我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午后我俩整整肏了近两小时她心花怒放,喜悦的买了牛奶补品,坐我车一块找到了医院。当云看到我俩的一瞬间,表情很是复杂,強作欢笑叫年近七十的老头招呼,芳倒大方自然嘘寒问暖,老头甚是客气感激,其间的隐情老头是怎么也不敢想像的……消遥的时光过的很快,一转眼云已出院上班,我和芳淫欲更旺,云失落无奈,竟主动讨好芳不理,我看在眼里动了恻隐之心,端午节时得知云在医院复查,便买了棕子去看她,乘病房无人之际将她领进卫生间,抱住她高大壮实的肉身又亲又咬又摸,她心情也好了许多,偶尔也瞒着芳把云悄悄领进“楼梯间”下流奷淫发泄兽欲,她佯装平静,内心喜悦,醋病也渐渐好转。
转眼夏去秋来,一次去附近个体门店定制配件,眼前一亮下意识进了该店,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忙活,我佯装看材料边偷瞄她全身上下:中等个,肤黑但长相好,尤其是浑身饱满结实的肉被衣裤绷得线条毕露,太肉感诱人了,我发誓要弄到手,便佯装询问定制配件量尺寸问价格搭讪探询,得知他们是外地三口之家开店糊口,生意一般,今天男人儿子外出安装,我暗中窃喜,忙给她留下手机号码,并夸她能干漂亮,她开心的不好意思起来,说话语无伦次,表情慌乱,她的言谈举止,就是个农村的纯朴良家,凭我直觉和经验,这是个容易勾上手的女人,临走时,我火辣的看着她的眼,说她人真好,叫啥?她笑答“元珍”,我故意低声告知她一定要记好我手机号,她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说“知道了”。果不所料,过了不久的一天下午,她用固定电话打来了说是家里的电话,说男人又出去干活了,并没问定制配件的事,而是叫我去隔壁的市场陪她买马海毛,我心领神会,并执意我掏钱,最终她没买却答应等她电话,此时我大喜过望,更露骨的追求许诺,并告知她地址路线,没几天的一个傍晚她终于下定决心,再三说晚十点前必须赶男人回来前到家!我满口答应完了给她打的回去。当我把她悄悄领进“楼梯间”时,她低头坐在折叠椅上,我双手环抱她丰腴结实的肉身,真是物有所值啊,粗园的大腿撑满了牛仔裤,丰满的胸脯透出阵阵的肉香,我迫不及待的解扣松裤带,她半退半让扭动害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紧身牛仔连秋裤拉下身来,奶大坚挺乳晕紫黑奶头发硬,腹部肥隆层叠,屁股肥满,好一个诱人的肉妇,我从其后背揽腹抱怀互相亲咀啃咬吮舌吸口水,双手满握双奶揉捏,她一下哼哼哼开了……我俩都饥渴难耐了,我又贯用那套对付老女人的杀手锏,双手勾抬她双腿大开一块倒下,使其阴部朝天一览无余对准前面的偷拍镜头,同时腾出一手抚摸她茂盛的屄毛,指捏阴唇软肉和水淋的阴道,她一下就受不了了,我更是色欲如火,翻身扒她丰满的肉身抱团亲磨,插入她流骚水的屄里肏开了,我肏的来劲,她身体反应真好,肏不久便分泌出大量浓稠乳白色的浆糊裹满阴茎,沿屄缝四周溢流,更激起了我的淫欲,我变换各种下流花样大力度奷淫,肏的她欲摆不能,不停的用外地普通话反复笑问:“你咋这么厉害!是不是吃药了?”,我也边肏边笑答“从来不吃药!”,看着她满脸喜悦开心的表情,我好有成就感,双手俯压她大腿摆臀狠插猛肏,她“嗯嗯”娇喘吃不消手挡,直至最后全射她屄里又溢出屄口方休。连夜叫车目送她消失在秋夜里,心里十分惬意!
女人有了第一次,就念念不忘了,“珍”总是趁男人外出干活主动给我打电话,又没啥事,我明白她的心思,对她百般的肉麻宠爱勾引,弄的她失魂落魄想法设法择机溜出来和我淫乐,甚至不顾“危险期”照肏不误,大量浓精全射进屄里险些怀孕,每次肏完坐我车依偎我背上送回,记得有次下班正骑车带“芳”回去肏的路上珍又来电,我只得含湖应付,芳连问是谁?我哄骗是个老乡搪塞,更险的是有次傍晚和芳在“楼梯间”正肏的酣畅淋漓,珍突然来电,我慌忙挂机,她又反复打无奈只得关机,继续和芳尽兴肏美。后来才知那晚珍自己跑来欲奸未成怨我。同样有次把玲从医院接来“楼梯间”正肏着芳又来电,无奈骗玲说领导的电话,穿衣溜出匆匆给芳回电,盘问我在干吗?我说没事值班,并约好明晚来肏。我惊喜交加好刺激,急忙溜回又扒上玲的肚皮肏的她喊爹叫娘尽兴又送她回医院照料其病父。
快活的日子转眼间一年多了,五个老女人围着我争风吃醋,前赴后继,尽亨齐人之福。但新公司运作并不顺利,集团又把我调回总部接替另一个项目主管,我下意识会发生事情,果不所料,和芳分别数月后,芳告诉我她要离开老头搬出来和我过,我立马在离我公司较近的回民区租了二楼小间,搬家那天我俩刚摆好小床,就迫不及待锁门脱裤抱团肏开了,正肏的床板“吱吱”乱响,房东又不停的敲门,我俩肏着一动不动,房东说送钥匙,无奈匆匆收场她理理乱发开门。到了七月底,芳说房退了,想回老家看看老娘,很快就会回来的,我给了她三千元钱。这一走她再也没有回来,不久手机也停机了。我大失所望,失落,无奈。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